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22961215/

正文 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回來了
    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回來了  

    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回來了

    九年前,圣斯柯達環星出現了兩個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一個自稱為骸骨皇帝,傳說的那個名字,另外一個則是天譴之王。

    最初的時候,沒有人把這兩個家伙當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的,世界政府發現了問題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擁有著匹敵鐵枷兵團的力量,甚至是壓倒性的戰力。

    持續了三年的戰爭,最終以骸骨皇帝以及天譴之王的勝利告終。

    大量的城市淪為廢墟,數以百億的平民在戰火喪生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骸骨皇帝和天譴之王最終還是彼此開戰了,這也給世界政府得以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鐵枷兵團和魔法協會也因此從敵對變成了盟友,畢竟現在他們擁有著共同的敵人。

    也正是兩大勢力的聯手,這才勉強保住了世界沒有完全的淪陷。

    在戰后的幾年時間里,骸骨皇帝和天譴之王都在各自的發展自己的勢力,并不是一味的殺戮與破壞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,世界政府給予了壓制,沒有讓骸骨皇帝和天譴之王的勢力進一步擴張。

    不過并非完全沒有人能夠與骸骨皇帝以及天譴之王匹敵,在三年前的最終之戰,曾經出現了一個女人,當時那個神秘的女人毫無征兆的出現并且加入了世界政府一方,不過最終在骸骨皇帝以及天譴之王的聯手落敗,重傷后消失。

    而后,再也沒出現過,有傳言說那個女人已經死了,不過多是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這幾年雖說世界政府一直在努力的恢復圣斯柯達環星的繁榮,可是大片的土地依然被兩大勢力把持,所以始終無法完全的恢復。

    不過并非完全沒有利好的消息,至少最近幾年里,魔法協會里不斷的涌現出天才,一次次的刷新著人們的認知,也讓人們看到了重新奪回失地的希望。

    潘城,曾經在這里發生過一場極其慘烈的戰爭,以至于這里完全的淪為了廢墟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人還居住在這里,大部分人都已經搬離,或者在戰爭死去。

    嘉麗一直堅守在這里,她一直相信,那個男孩會再次回來。

    “喂,栗兒,今天回來吃飯嗎?”

    “媽,我正忙著呢,回頭再給你電話。”

    嘉麗無奈的放下電話,看著窗外略顯陳舊的街道,街幾乎沒有行人。

    栗兒長大了,如今她在魔法協會潘城分部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栗兒會靈魂魔法,目前全世界范圍內,只有栗兒一個人懂得靈魂魔法。

    不過從學校里出來后,栗兒完全變了一個人,變成了一個工作狂。

    她似乎有著永遠忙不完的工作,很少回家。

    這也讓嘉麗更加的空虛寂寞,每當這時候,她也越發的想念白晨。

    嘉麗打開了電視,最近幾年的娛樂節目少了很多,或許是受到大環境的影響。

    只要打開電視,里面充斥著的都是關于骸骨之城或者天譴之城的消息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是什么實驗取得突破性進展,沖突是永恒的話題。

    有消息稱,世界政府已經聯系了其他行星政府,打算反攻。

    不過可能性接近于零,引起這些禍端,讓破壞世界和平的是天譴之王和骸骨皇帝,如果他們不被殺死,那么不管來多少人都沒用。

    天譴之城和骸骨之城毀掉多少次都沒用,只要他們還在,那么兩個城池能重新建立起來。

    在這時候,外面傳來刺耳的警報聲。

    嘉麗走到窗前向下一看,街頭出現了不少行尸。

    “又來了,真麻煩,這些喪尸不能有一天不鬧騰的嗎?”

    嘉麗提起劍,直接跳出窗外,順著大樓的外壁向下幾次借力后,落到了街。

    這把劍是她特意托付工廠打造的,用了幾年的時間,相當的順手。

    斬殺了幾只喪尸,一只大嘴怪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這時候一道雷光閃過,那只大嘴怪摔落在嘉麗的面前。

    嘉麗抬頭看去,只見一個男孩站在街頭,遠遠的看了眼嘉麗。

    嘉麗微微點點頭,嘉麗認得那個小男孩,他是西克和艾琳的兒子。

    西克在三年前的一次喪尸外襲死去,如今家里艾琳和小西克兩個人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只要有喪尸外襲,小西克一定會出現,不過又不會離開家太遠,這是為了保護她的母親。

    任何出現在他家附近一公里以內的喪尸,全都會被小西克殺光。

    戰斗很快結束,這次出來的喪尸數量不多,甚至是少的有點怪。

    以前如果有喪尸離開死亡圖騰,一般都是以萬為單位的,可是這次出現的喪尸,可能連一千都不到。

    嘉麗最擅長的是對付這種戰斗,更何況還有小西克存在,所以戰斗很輕易的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小西克,去我家里吃飯嗎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媽媽在家等著我。”小西克的臉色有些冰冷,自從父親因為那場意外喪命后,小西克再也沒笑過。

    依稀記得小的時候,小西克是那么的活潑可愛。

    嘉麗嘆了口氣,小西克已經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小西克從來不在外面游蕩,他從不離開艾琳的身邊,因為艾琳只是普通人,如果遇到危險的話,是沒有自保的能力的。

    小西克走到拐角處,突然聽到一個古怪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還以為是喪尸沒殺干凈,繞過怪叫,卻發現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,半邊身體都是血跡,不過看他的樣子,似乎是沒有受傷,而他此刻正沖著一具尸體發泄著。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,混蛋……老子的衣服都被你弄臟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男孩似乎沒見過,小西克雖然不怎么出門,不過這附近的住戶并不多,所以如果有同齡的孩子,他應該是見過的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男孩顯然不在他的記憶,小西克走前去:“他已經死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回過頭,看了看小西克。

    小西克的眼神冷淡:“外面很危險,快點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小西克冷漠的轉身離開,在這時候,白晨又道:“對了,你知道這個地址嗎?這里變了很多,我有點不認識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西克看了眼地址:“你是外地來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望老朋友。”白晨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街角右轉,第二棟樓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謝謝。”

    小西克一臉的古怪,看著那個男孩離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他隱隱約約的感覺,那個男孩好像是在哪里見過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記不起來,錯覺嗎?

    肯定是錯覺,如果自己真的見過他,不可能忘記。

    小西克回到自己的家門前的街道,卻發現整條街已經被血肉覆蓋了。

    這里像是經過了一場血腥的屠殺一般,到處都是殘肢斷臂,空氣彌漫著強烈的惡臭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這里發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小西克立刻沖回家,他擔心家里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媽媽。”推開門的瞬間,卻發現艾琳正在從廚房端出菜,小西克整個人都快虛脫了。

    艾琳回過頭:“小西克,你餓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事……媽媽,你剛才有看到外面的戰斗嗎?”

    “剛才外面出什么事了嗎?”

    “怪了,外面有大量喪尸的尸體,不知道是誰干的,潘城有這個能力的人似乎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的老師?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是,老師的戰斗風格不是這樣的,而且老師的傷一直沒好,最近幾年幾乎沒有動手過。”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死亡圖騰又誕生了什么怪物?”艾琳擔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小西克的臉不禁露出幾分憂色,每隔一段時間,死亡圖騰附近會出現一只強大的怪物,每次都是一場惡戰。

    小西克不擔心勝負,只擔心如果自己與怪物戰斗的時候,自己的母親沒有人保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嘉麗回到家門口,卻發現家門口的過道,已經被鮮血完全的涂抹了,四壁全部都是紅色的。

    嘉麗心頭一跳,怎么回事?

    再看自己的家門,居然半掩著。

    有東西闖入了自己家里?

    嘉麗立刻抽出劍鋒,小心翼翼的推開半掩的家。

    卻見一個男孩正坐在沙發,玩著已經很多年未曾拿出來的游戲機。

    嘉麗愣愣的看著男孩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抬起頭,看向嘉麗,臉露出燦爛的笑容:“嘉麗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白晨……你……你是……你是白晨?”

    “我還真擔心你把我忘記了,真高興,你還記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事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白晨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些年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被人算計了,好了,一切都結束了,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嘉麗已經激動的前,抱住了白晨,淚水難掩的流淌下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不聲不響的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你平安歸來好。”嘉麗摸著白晨的腦袋,九年的時間,白晨的身高已經到自己的胸口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來我離開的這幾年時間,那幾個家伙鬧的很兇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非常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他們坑的。”白晨郁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已經強大到可以和你抗衡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他們沒那實力,只不過是被他們算計了一把,我種下的因,也由我親自來了卻這個果。”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