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21647288/

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七章 另外一個世界
    第三千零六十七章 另外一個世界  

    第三千零六十七章 另外一個世界

    隨后的幾日時間里,關平跟隨著沐子魚和小喬兩人,在外面不斷的傳蕩著。

    見識了許許多多的東西,其實沐子魚和小喬對這個地方也非常的陌生,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來過一次。

    關平從最初的害怕、惶恐,到隨后的處之泰然,最后已經可以勉強的面對大部分的危險。

    當然了,關平也經歷過死里逃生,也經歷過生死邊緣。

    在一次次的危機后,關平發現自己對火焰的掌控開始熟練。

    每次在危險之時,他的力量都會覺醒。

    從無到有,從有到熟,從熟到精,有的時候就是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不過說簡單又不然,畢竟如果沒有一次次的險象環生,沒有一次次的瀕死體驗,恐怕關平也沒這么快掌握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過至此也只是掌握,還不能說有多強大。

    “沐師兄、喬師姐,我們一直向前走了這么多日,會不會找不到回去的路?”關平擔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本來就找不到,而且我們走了這么多日,什么時候有路給我們走了?”小喬理所當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怎么辦?如果找不到回去的路,那我們不是要永遠在這里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師尊現在指不定就在某處偷偷看著我們呢。”小喬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說,其實師尊一直在我們身邊?”

    “廢話,不然你以為你每次都能死里逃生啊?是正常人都該明白,那天那條蛇幾乎把你腦袋塞嘴巴里去了,當時你覺得那條蛇為什么突然停下來?是因為你味道不好?還是說打算留著過冬?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小喬的話很打擊人,關平本以為那都是因為自己苦修的結果。

    哎呀——

    突然,一顆拳頭大的果子從樹上掉下來,砸在小喬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“師尊,我的腦袋可精貴了,你這么砸我腦袋,會砸傻掉的。”小喬朝著天空抱怨道,說著撿起地上的果子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關平抬起頭看向上方,不知不覺,他們來到一片奇怪的果子林。

    “師尊在哪里?沒有啊,師姐,你自己被果子砸到了也要怪師尊?”

    沐子魚也坐到地上,撿起一顆果子咬了一口:“就你師姐那賊精的反應,就算是一根針掉她頭上,她都能感知的到,這么大的果子掉腦袋上,除了師尊之外,你覺得還有誰能砸的到她?”

    “啊,這樣啊,如果是我就做不到了,我的腦袋上又沒長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樣,你現在是純粹的天賦,我們是練武的……別站那,坐過來休息一會,不過這次回去后,不知道師尊會教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、師姐,你們又亂吃果子,記得上次就差點沒把我們三毒死。”

    “這果子是師尊給我們的,肯定是能吃的,而且師尊就在我們頭頂上,他可舍不得我們三被這野果子毒死,再說了,那次我們吃的毒果那么烈的毒性,肯定也是師尊偷偷的給我們解毒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樣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沐子魚和小喬這么大膽,并且這么信任白晨,關平也放下心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呼聲,小喬和沐子魚立刻丟掉手上的果子。

    “那邊似乎有人?”小喬皺眉說道:“奇怪,這個密境還有人嗎?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沐子魚問道。

    “去,肯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說罷,小喬第一個跳上枝干,連續幾次跳躍,消失在林間。

    “師弟,跟上。”沐子魚說著也是幾個跳躍輕功,跟上小喬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師兄、師姐,你們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關平急追兩人,可是只能勉強的跟上兩人的背影,遠遠的吊在背后,同時對兩人的輕功各種羨慕。

    特別是小喬的輕功,簡直就是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關平追到兩人的時候,兩人已經在前面停留了小半刻鐘了。

    兩人都躲在前面的一處草垛里,透過縫隙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關平小心翼翼的摸到兩人身邊,兩人同時做出動作:“噓……”

    關平無奈,他可沒有兩人的身手,任何動作都悄無聲息。

    小喬指了指草叢外,關平看到,外面正有七八個人,不過那七八個人似乎正在被一個人追殺。

    “小喬,怎么搞?我們要不要插手?”

    “關鍵是……我們幫誰?幫人多的還是幫人少的?”

    “人少的那方用的著我們幫嗎?看他一個人把那七八個人追的,我們完全就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幫人多的那一方?”

    “師兄、師姐,我們不是應該先搞清楚誰是正誰是邪嗎?”

    “這些人全部都是紅色頭發,長的又差不多,誰分的清楚正邪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們聽的懂他們在說什么嗎?”

    小喬在懷里摸了摸,摸出一顆丹藥,沐子魚眼前一亮:“他心通?師尊居然給你這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給,是獎賞我的好不好。”小喬說著便將他心通丟入嘴里,嚼了嚼伸著舌頭道:“好苦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,丹藥內全都是靈氣,本來都是吞服的,你拿來嚼,靈氣刺激嘴巴內的感官,能不苦么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、師姐,什么是他心通?”

    “這是師尊的神藥,只要吃下去,不管是人還是獸的心意都能夠感受到,而且能夠瞬間學會對方的語言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神奇?”

    “不過只能用一次。”沐子魚說道。

    “一次也很神奇啊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那的好東西多了去了,你以后記得裝乖一點,師尊最喜歡乖孩子了。”小喬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別帶壞關平,他本來就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紅光毫無征兆的撲向草叢,小喬和沐子魚的反應最快,瞬間分散左右逃開。

    唯有關平的反應最慢,根本就逃不快,那炙熱的高溫撞在他的身上,不過他并未感覺到痛苦,反而有一種舒坦的感覺,那火焰似乎在響應自己體內的血脈,正在鉆入自己的皮膚。

    “他們就是你們準備的陷阱嗎?”埃里莫森看著關平、小喬和沐子魚,眼中帶著濃濃的殺意:“不過,在絕對的力量面前,你們的這些小把戲毫無意義。”

    關平、沐子魚和小喬又湊到一起來,沐子魚和小喬先是查看了一下關平:“師弟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,這火似乎對我沒傷害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他在說什么?”沐子魚問道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,也只有小喬聽的懂他們的話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似乎是把我們當成了其他一方的埋伏了。”小喬說道。

    “閣下,我們和他們不是一伙的,我想你搞錯了。”小喬提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這種謊言能騙的了我嗎?所有的邪惡,都將被我終結,我不再會被任何的謊言所蒙蔽,受死吧!”埃里莫森手中揮舞著赤紅劍,高高舉起,那赤紅劍開始釋放出一道道火焰,朝著四面八方濺射開。

    沐子魚眼見那火焰很大一部分朝著他們三人撲來,雙掌向前一推,護體真氣放出,在三人的面前形成一道氣墻,火焰激射在氣墻上,便無法再寸進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“小喬,這個人怎么搞的,跟他說清楚,如果他再亂來,我就干掉他!”沐子魚有些溫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喂,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樣,在動手的話我們就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埃里莫森追殺的那些人見到居然有人幫他們拖住了埃里莫森,掉頭就跑,并且很有默契的分散逃跑。

    埃里莫森一見這些人逃跑,立刻揮舞赤紅劍掃向那些人。

    距離最近的那個人瞬間就被攔腰截斷,不過待他要掃到第二個人的時候,那個人突然身上閃爍出一道白光,人影已經消失了。

    埃里莫森臉色一沉,再看向其他人,其他人也都是身上白光一閃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埃里莫森憤怒的轉頭看向小喬、沐子魚和關平。

    “那些罪人逃的了一時,逃不了一世,終有一日他們會被我再次找到,而你們必須為你們的罪行付出代價,我,代表著赤神,對你們進行熾焰的懲罰!接受赤神的憤怒吧。”

    埃里莫森怒吼著,周身的烈焰開始瘋狂的爆發。

    “煩人。”小喬冷哼一聲,手中利刃瞬間出鞘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只在一瞬之間,小喬的劍鋒已經橫在了埃里莫森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埃里莫森瞬間愣住了,愕然的看著小喬,張了張嘴,眼中還帶著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敗了……我居然敗了!我獲得了赤紅劍,獲得了赤神的祝福,我居然還是敗了……難道邪惡已經強大到了如此地步了嗎?”

    埃里莫森閉上眼睛:“邪徒,來吧,殺了我吧,不過赤神的光輝并不會就此消失,他將會亦如過去那般絢爛。”

    小喬收回劍鋒:“神經病啊你,從頭到尾都是你自己在那呱呱呱的亂叫,還沒完沒了。”

    埃里莫森看著小喬,臉上還是那種呆滯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不殺我?難道……難道你有什么陰謀?你想要將我拉入邪惡之中嗎?休想,我是赤神的使徒,我是不會向邪惡低頭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喬,他到底在說什么?”沐子魚和關平走上前來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把我們當壞人,管他的,神經病。”小喬翻了翻白眼,利刃回鞘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