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20143230/

正文 第兩千八百七十四章 同仇敵愾
    第兩千八百七十四章 同仇敵愾  

    “總之,我是不會認可你們的。品 書 網 ()”埃里克森決然說道:“一個是放棄了自己高貴的血脈,一個則是被污染的雜種。”

    萊特咬牙切齒的看著埃里克森,艱難的壓下心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只問你一個問題。”白晨看著埃里克森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毀掉教廷?”

    “這現實嗎?”埃里克森當然想,每一個狼人都想,可是想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教廷能毀滅的了嗎?這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教廷太強大了,他們的影響力已經在這片土地上根深蒂固,沒有任何一種可能性毀掉他們。

    “也許你應該去圣保羅大教堂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圣保羅大教堂?那里發生了什么事?”埃里克森顯然不可能聽白晨的,去圣保羅大教堂,畢竟身為狼人的他去那里就等同于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那里可是教廷在這片區域的大本營,蘇瑪和萊特能從那里逃出來,不代表他們還能把那里當作好去處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外面沖進來一個人,臉色急切與惶恐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老大……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允許你進到這里來的?滾出去……”埃里克森低喝一聲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啊,真的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趕快說,然后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圣保羅大教堂被人夷為平地了!我說完了……老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剛才說什么?”埃里克森一把抓住準備出去的手下:“給我把話說清楚,什么叫做圣保羅大教堂被夷為平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聽到傳言,然后去圣保羅大教堂看了一眼,結果圣保羅大教堂沒了,那里只有無數的尸體,全部都是怪物的尸體。”

    這個混混說到這里的時候,臉色有些蒼白,似乎是想起了不怎么愉快的畫面。

    埃里克森松開了手下的肩膀,臉色狐疑的看了眼身后的眾人,然后揮了揮手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埃里克森重新把門關上,這次是牢牢的鎖住,然后才對白晨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們做的?”

    “現在你愿意平靜下來了嗎?”白晨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有能力與整個教廷對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調遣來整個武唐的軍隊,你覺得我是否有能力與教廷對抗?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武唐的皇族,不是武唐的皇帝。”埃里克森雖然對武唐不是很熟悉,只聽說武唐很強大,可是基本的道理他還是懂的。

    哪怕眼前的這個孩子身份再如何尊貴,他也只是一個皇子,不可能行使皇帝的職權。

    能夠調動整個國家兵力的,只能是皇帝,哪怕是大將軍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圣保羅大教堂的例子,似乎還不足以讓你完全相信我的能力。”白晨搖了搖頭:“算了,看來我需要去尋找新的,有用的人,而不是一個疑神疑鬼的懦夫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埃里克森叫住了轉身離去的白晨: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要與我合作?你真的能夠信任我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夠讓教廷毀滅,與誰合作無所謂,哪怕是吸血鬼!”埃里克森的眼中閃爍著極度的怨恨,很顯然他也被教廷傷的很深。

    “圣保羅大教堂已經被夷為平地了,不久之后,比列.安德生也會知道這個消息,我需要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比列?他已經失蹤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蹤了?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被抓入地牢后,也只見過一次比列,而后那個地方幾乎就是羅森主持,就沒見過比列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可能他已經死了?也許是被手下串謀弄死了?”白晨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如果他死了,大不列顛地區的教廷勢力肯定會出現動蕩,可是事實是最近半年的時間里,大不列顛地區的教廷勢力一直都很穩固,沒有出現任何的動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說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走不開……”白晨瞇起眼睛:“圣保羅大教堂地下的那種改造合成實驗室有幾個?”

    “目前知道的有六個,規模都和圣保羅大教堂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盯緊了圣保羅大教堂周邊,發現可疑的人就跟著,盡量把整個大不列顛地區的教廷實驗室全部搗毀,我想比列應該就在某個實驗室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的人手不夠,而且他們全部都是普通人,你確定讓他們參與到這里面來?”

    看的出來,埃里克森對自己的那些惡棍手下還是挺有感情的,至少他沒有抱著無所謂的態度,讓他們去送死。

    白晨皺了皺眉頭:“那么大不列顛地區的狼人呢?能召集的了他們嗎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盡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事情就這么定下來了,我還有其他的事情。”白晨揮了揮手:“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召集狼人的事情,我也能辦的到,何必找埃里克森?”

    “就如埃里克森對你的態度一樣,你覺得其他的狼人會對你有什么好臉色嗎?”白晨看了眼蘇瑪:“不過你們狼人的傲慢態度,倒是讓我大開眼界,第一次見你和阿茲佩爾的時候,我以為只是你們兩個傲慢,沒想到每個狼人都是這種態度。”

    蘇瑪難得的憋紅了臉,很不好意思的低著頭。

    “埃里克森似乎對教廷非常的憎恨,這種憎恨甚至凌駕于他的個人理智之上,這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埃里克森曾經有一個妻子,不過卻落到了教廷的手里,等他找到她的妻子的時候,她的妻子被迫與惡魔jiaopei,你可以想象的到,那時候的埃里克森是何等的憤怒嗎?”

    “教廷所犯下的罪孽又何止與此。”萊特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晨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陰霾:“教廷真的把人類的最黑暗一面表現的淋漓盡致,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家伙的心理已經扭曲病態,簡直就是無藥可救。”

    蘇瑪和萊特反而是最好的,雖然她們也遭受了非人的折磨,雖然她們也受到了恐怖的實驗與改造,可是至少她們還活著,至少她們還保留著原本的樣子。

    再想想圣保羅大教堂的那些怪物,他們未必就是自愿的接受改造的。

    回到華羅德莊園的時候,趙殷龍又是第一時間的出現在白晨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王爺,您回來啦。”趙殷龍對白晨的安危還是很上心的。

    “趙老板,我想去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趙殷龍不解的看著白晨,以他這段時間與白晨接觸后的感覺,這個小子行事從不顧及別人的感受,從來都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態度。

    今次怎么會與自己說這個話?

    他要去什么地方,自己就會去,何必與自己說?

    除非,這個地方是自己能去,而他去不了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泰晤士河畔坐落著幾個吸血鬼家族,我要你帶我去他們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去吸血鬼家族?”趙殷龍的臉色又變了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帶白晨去吸血鬼家族,因為那些家伙也和狼人一樣危險。

    特別是白晨這種身份的,因為皇室的身份讓他的血變得尤為珍貴,特別是對吸血鬼來說。

    吸血鬼就是以血為生的種族,他們對血液的貪婪程度,超出了他們的理性。

    帶著白晨進入吸血鬼家族,就像是把一盤美味佳肴送到饕客的眼前一樣。

    趙殷龍是因為生意,再加上自己有自保的能力,所以敢與吸血鬼有所來往,可是這不代表他真的敢把白晨送入火坑里。

    “趙老板,不如我們再打個賭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賭?什么賭?”

    “這張紙鈔……”白晨又拿出一張紙鈔。

    趙殷龍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,這小子不會又故技重施吧。

    自己可不會第二次落坑,趙殷龍正打算拒絕。

    白晨把紙鈔遞到趙殷龍的手中:“你握在手中,看看我能不能拿的走,如果我拿走了,你就帶我去吸血鬼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趙殷龍猶豫起來,雖然先前被白晨戲弄過一次,可是趙殷龍的心里還是很不服氣的。

    現在白晨再給他第二次機會,趙殷龍頗有一點討回場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心中的擔心還是有的,如果這次自己又失敗了,到時候想賴也賴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趙老板只要接受我的賭局,到時候你兒子的前途我也給你做個擔保,雖然不敢說他將來能夠大富大貴,至少路途平坦,這點我可以保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小王爺輸了呢?”

    “這個承諾依然有效,只要趙老板接受我的賭局,這個承諾立刻生效。”

    趙殷龍拿著那張紙鈔,依然沒能完全下定決心:“小王爺,能否告知在下,您去吸血鬼家族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他們談個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

    “殺人越貨的勾當。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這種買賣一定要吸血鬼?”

    “他們最適合。”白晨點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小王爺能否答應,如果在下輸了,進入吸血鬼家族后,小王爺不能離開在下身邊三丈范圍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保證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吸血的怪物特別喜歡孩子的鮮血,特別是您這樣身份顯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了解吸血鬼,我和他們打過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王爺還要去找他們?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為我了解吸血鬼,所以才放心的去找他們。”(未完待續。)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