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9876246/

正文 第兩千八百五十七章 確認
    第兩千八百五十七章 確認  

    “知道他們逃去哪里了嗎?”

    “大不列顛,英格蘭地區。”羅莎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具體的。”

    “英格蘭圣保羅大教堂的比列.安德生大主教,他是紅袍大主教,是英格蘭權力最大的人,同時也是梵蒂岡最為倚重的人,比起伯斯塔和漢斯特可高了好幾個級別。”羅莎頓了頓,又道:“如果說教廷有哪個人能夠把觸手伸進愛丁堡,那就只能說比列.安德生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瞥了眼羅莎:“羅莎小姐對愛丁堡發生的事情還真夠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似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吧,畢竟愛丁堡和格拉斯哥城的教廷勢力,幾乎已經消失不見,這世上敢對教廷明目張膽動手的勢力,除了武唐之外,在下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。”

    “那羅莎小姐知道,為什么武唐如此仇視教廷嗎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知道。”羅莎也很好奇,從武唐的勢力在歐洲立足后,就已經與教廷的勢力有了多次摩擦,而且從她個人的感覺,武唐對教廷的態度非常的不友好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一個外來勢力為了在當地立足,很多時候都是要與當地的勢力結交,搞好關系,而不是一上來就仇人見面。

    可是武唐卻恰恰相反,一直都與教廷不對付,這么明顯的態度,是非常不利于武唐發展當地的勢力的。

    “十年之前,教廷的人從海上航線走在中原登陸,在中原蠱惑民眾,幾個村落的百姓被騙取了錢財,就連人都變得近乎瘋癲癡狂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幾個村落的人?如此應該不至于讓武唐朝廷對教廷如此仇視吧?”

    “不,哪怕不是幾個村落,只是幾個人,該仇視還是要仇視,因為我們漢人是最記仇的。”白晨淡然說道:“教廷的人既然不愿意安分的在中原發展,而是向走歪路,那么朝廷當然不會與他們好好說話,不止是要把他們從中原完全驅除,同時還要他們在歐洲也無法立足,用我們漢人的話說,這是睚眥必報!”

    羅莎皺了皺眉頭,一個小孩子居然說出這樣的話,而且她總覺得,白晨話里似乎還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“任何與武唐為敵的人,我們都不會讓他好過。”

    看到氣氛有些尷尬,白晨突然笑了起來:“好了,謝謝羅莎小姐的信息,該付出的酬勞,我一分都不會少,你可以讓你的家族注意一下最近黃金與白銀的兌換比例,可以大量的收購黃金,等三個月的時間再拋售,至于你們家族能賺多少錢,那就看你們對我這句話有多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關于這個消息,羅莎小姐最好不要泄漏出去,我們中原有句話是這么說的,一個人有肉吃,兩個人有湯喝,三個人連水都喝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商業情報?一個人擁有的時候,那就叫做商業情報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的人太多,那么商業情報也會失去價值。

    這時候,斯莫爾特從外走了進來,一進來就看到白晨和羅莎。

    “參見小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免禮。”

    “羅莎小姐,你怎么來這里了?你和小王爺認識嗎?”

    “見過斯莫爾特公爵,我父親最近常說,您怎么這么久不去看望他,他一個人可是很寂寞,連打獵都不向去打獵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如果你父親舉辦宴會,我必定會去。”

    歐洲的貴族都是如此,為了一個宴會,他們可以長途跋涉。

    對于宴會的熱情,他們已經超越了時間與距離的限制。

    當然了,大部分時候他們還是會選擇舉辦本地的宴會,只有大型的宴會才會宴請其他地方的貴族,這種宴會一般都會準備一兩個月的時間。

    斯莫爾特熱衷于參加宴會,同時也熱衷舉辦宴會。

    白晨參加了兩次斯莫爾特的宴會,而后就再也不去了。

    白晨實在是不喜歡宴會,特別是第二次參加斯莫爾特的宴會。

    斯莫爾特就是個喜歡顯擺的人,第二次參加的時候,他把整個愛丁堡的貴族都請來了,就為了當眾介紹白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為了顧及斯莫爾特的顏面,白晨都向當場翻臉。

    不過最后白晨還是滿足了斯莫爾特的虛榮心,畢竟斯莫爾特本身不壞,以前是沒能力,現如今有能力了,也會想著領地內的平民。

    “斯莫爾特公爵,你今天這么早就來領事館,是不是有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“來面見小王爺就是正事。”斯莫爾特現在就是一條忠犬。

    哪怕白晨不把他當狗,估計他都不樂意。

    白晨是真的不習慣斯莫爾特這種熱情如火的跪舔方式,可是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白晨厭惡什么人,才會把對方當狗,就比如說安德魯那種。

    白晨雖說不怎么喜歡斯莫爾特的處世為人,可是也不討厭,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,斯莫爾特用他自己的處事方式向上爬,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他也沒為了這事傷害了什么人,而且有些人就對斯莫爾特的這套很受用。

    斯莫爾特這種人也是有一種好處,他們會揣摩上意,很多時候上司不用開口,他們已經把上司的心思猜的八九不離十。

    “小王爺,小人聽說昨晚領事館發生了意外,小人擔心小王爺,所以過來看看,有什么是小人幫得上忙的,同時小人還帶來了五百個親兵,這是小人目前所有的人手,也許他們幫不上太大的忙,可是小人還是想出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斯莫爾特當然知道白晨不用保護,畢竟昨天晚上白晨可是和漢斯特在城堡里大打出手,把他的半個城堡都給拆了,而且昨晚遇襲的也不是白晨,斯莫爾特就是過來表衷心的。

    “嗯,你有心了,不過你這五百人就不用了,你那么大的城堡也需要人手,你把人全部帶過來了,你的城堡日常維護都做不了,領事館的人手綽綽有余,你就算把五百人塞進來,我這邊反而不好安排,如果你真向出力,那就幫我查一查,到底是什么人敢在武唐的地盤作亂,我要他滿族具滅。”

    白晨眼角掃了眼一旁臉色不怎么自然的羅莎,羅莎并沒有發現,自己的臉色已經被人看出了端疑。

    “斯莫爾特公爵,你查出來后不用動手,我最喜歡殺人了,記得上次有人惹到了我,我把他們全家幾百個人堵在家里,然后在他們家的周圍倒上火油點燃,那火燒了三天三夜,你是沒見過那場面,他們的慘叫聲簡直就是這世上最悅耳動聽的音符,好久沒這么痛快的殺人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不止是羅莎,就連斯莫爾特的表情都不自然了,對白晨更是充滿了敬畏。

    “哦對了,羅莎小姐,你沒有這么快離開愛丁堡吧?”

    “啊?沒有,請問閣下還有何貴干?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要離開,畢竟因為這件事,愛丁堡已經半封鎖了,不如先到斯莫爾特公爵的城堡小住幾日,我若是有事也方便找你,至于你的家族那邊,我會派人過去……通知他們的,對了,維多利亞家族也是大家族吧?你們家族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多……不多。”羅莎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哦,這樣啊。”白晨低著頭獨自咕嚕著什么,然后又抬起頭:“斯莫爾特公爵、羅莎小姐,我還有事,先告辭了,兩位自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恭送小王爺。”

    白晨帶著杜南德和妮莎離去,兩人看著白晨的眼神都有點懼怕。

    “石頭,你真的干過那種事?”

    白晨的那番話顯然是嚇到了他們,畢竟他們可是見過白晨殺人的,而且白晨第一次在他們的面前殺人,就殺了幾千人,并且是親手殺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人犯得著那么麻煩么,直接提一把刀沖人家家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剛才干嘛那么說?怪嚇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故意說給那位羅莎小姐聽的。”

    “說給她聽?她給我們帶來了媽媽的消息,你干嘛要嚇她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昨晚襲擊你們的人。”白晨瞇起眼睛說道。

    “她?不可能啊,昨晚我抓傷了那個人的肩膀,羅莎小姐的肩膀沒有受傷。”妮莎疑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要掩蓋傷勢太容易了,而且就你的力道,多半她的傷也沒有多重,一個晚上的時間,足夠她把傷勢掩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是她?是不是搞錯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搞錯,她先前看了你們好幾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沒感覺到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感覺到。”

    “她昨晚差點把你們殺了,現在當面站你們面前你們都認不出來,如何察覺的出她的眼神。”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好了,這事就這樣吧。”

    “石頭,就算她真的是昨晚的刺客,你也不要傷害她好不好,還有她的家人……畢竟她給我們帶來了媽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她的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。”白晨沒有直接答復兩人的請求。

    兩個孩子畢竟還是太善良了,不過白晨暫時也沒打算動她,白晨想確定,他們掌握著什么信息。(未完待續。)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