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9480458/

正文 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兵臨城下
    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兵臨城下  

    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,表面看起來是武唐被動的挨打。

    就連武唐的臣民都是這么認為的,可是實際情況卻非如此。

    突厥大軍看起來來勢洶洶,可是武唐的大軍卻避其鋒芒,故意躲開突厥大軍。

    就連邊關的百姓,都已經提前的撤離,突厥大軍連個毛都沒撈到,甚至連一口吃的都沒留下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樣,氣憤的突厥大軍才會放火燒城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部族戰斗的時候,是不帶糧草的,或者說是帶的很少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就是強盜的理念,人我要殺,錢我要留,吃的也是我的。

    他們一向是一邊打仗一邊搶劫,說的直白一點,草原部族的理念就和自然界中的蝗蟲一樣,他們不會去創造利益,而是以掠奪的方式來發展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他們沒有搶到吃的,或者是戰利品與他們預期的相差甚遠的時候,他們的戰力將會出現損耗。

    現在的突厥大軍就是如此,他們的食物所剩不多了,可是卻連一點吃的都沒搶到,這也讓他們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已經來到了關內,這里是遍地的黃金,遍地的食物,就算一個兩個城池沒能搶到吃的,他們相信,漢人不可能把所有他們途經的城池都搬空,他們總會遇到沒來得及撤離的城池。

    “大將軍,前面就是肅州了,肅州應該就能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突厥大將軍阿托衍看著地圖,始終眉頭緊鎖著,對于副官抱著的樂觀態度,他沒有感到高興,反而更加的憂心。

    “武唐不可能這么軟弱,而且近年來武唐國力大漲,遠超突厥,他們的大軍怎么可能未戰先怯?”

    “漢人一向軟弱,這沒什么奇怪的,長久的安樂早已讓他們失去了勇氣,而且我們突厥大軍又兵強馬壯,士氣如虹,漢人知道抵擋不了我軍,所以才避讓鋒芒。”副官理所當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最初的時候,他也以為是有什么陷阱,可是連續攻下幾座城池后,他又覺得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武唐漢人有什么陷阱,不可能舍棄如此大的代價,要知道那幾座城池可都不小,雖說突厥大軍一個人都沒殺到,可是這連燒幾座城池,想必武唐再如何的強盛,也不可能一點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阿托衍雖然覺得其中有詐,可是卻也沒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帶著他的大軍出來,就是來搶劫的,如果一點吃的都沒搶到,那就是失敗,即便他燒再多的城池也沒用。

    如今的突厥已經是外強中干,平民的生活非常的艱難,如果再不帶吃的回去,突厥的平民將有大半要餓死。

    當然了,還有一個辦法,先把武唐打怕了,然后再逼迫他們和談賠款。

    這也是他們一貫的手段,而且是百試不爽。

    “前方細作回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正在帳外,等候大將軍的召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把細作叫進來。”阿托衍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拜見大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肅州情況如何?可有發現守軍?又或者早已撤離?”

    “啟稟大將軍,肅州有守軍,并未撤離,不過奇怪的是,肅州似乎沒有城墻,而且城內有非常多的高大建筑,還有在肅州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說肅州沒有城墻?”

    “是,沒有城墻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你當本將軍沒來過肅州嗎?十幾年前,本將軍也曾經帶兵來肅州走了一遭。”阿托衍立刻就破口大罵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那位細作卻很委屈的看著阿托衍:“大將軍,這……這是真的,肅州城是真的沒有城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怕死,所以沒去肅州,故意瞎編了一套說詞來糊弄本將軍?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敢啊,大將軍,小人說的句句屬實。”細作急得舉足無措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能贏得大將軍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小人愿意立軍令狀。”細作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肅州城內呢?情況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高樓林立,小人雖然沒進城,可是遠遠的就能看到高聳的大樓,看起來就好像漢人把城墻的土石都拿去建那些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肅州城內有多少守軍?”

    “小人沒看到多少守軍,不過肅州城外有一排幾百個很大的鐵殼,擺放在陣前,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鐵殼?”阿托衍皺起眉頭:“你說的都是實話?”

    “小人怎敢胡亂謊報軍情,而且細作也不止小人一個,后面的細作若是回來了,與小人的情報有所差池,小人不是自尋死路嗎。”

    雖然細作的回答句句在理,可是阿托衍還是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肅州城已經算是大城了,大城怎么可能沒有城墻。

    古往今來,中原的大城都是以城墻的高度為衡量標準的,兩丈高為中城,三丈高為大城,長安城的城墻則有三丈三。

    一個沒有城墻的城池,那還是城池嗎?

    漢人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不可及的事情?

    阿托衍沒有完全否定細作的情報,也沒有完全的相信,而是等待后面的細作匯報。

    很快,第二個、第三個細作就接連回來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們稟報的軍情,全都與第一個一樣,阿托衍甚至懷疑,他們是不是串通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細作之間彼此是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的,就是怕如果一個被抓了,會連累其他人,所以細作一般都是分開單獨行動。

    當所有的細作都匯報了同樣的軍情后,阿托衍就算再如何難以接受也沒辦法不信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阿托衍頭痛的時候了,這是漢人以假亂真,故意迷惑突厥大軍?

    又或者說他們覺得突厥大軍根本就到不了這里?

    這更不可能,肅州距離邊關不過三百里的距離,時常有戰事發生,漢人再蠢再笨也不至于做這種愚不可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戰場上,絕對不要輕視任何一個人,更何況是一個國家。

    而且漢人還有一個英明神武的女帝,雖然阿托衍不覺得那位女帝有多英明神武,畢竟又不是他的皇帝,他也只效忠他的可汗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阿托衍想不明白,他也沒理由退后。

    漢人有一句話是那么說的,也是阿托衍深以為然的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樣的陰謀詭計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都只是笑話。

    阿托衍信奉的就是絕對的力量!

    漢人雖然素以陰險狡詐著稱,可是他們突厥人卻比漢人更加驍勇善戰,漢人再使什么陰謀詭計也是于事無補。

    再者說,漢人的地域太大了,而且突厥大軍的行軍速度奇快,估計現在肅州城都還不知道他們來犯的消息吧。

    而且阿托衍也想看看,細作匯報的情報是否屬實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他倒是想看看,那些鐵殼到底是做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突厥大軍開始加速前進,用了兩天的時間,趕到了肅州城外。

    果然是看到了細作口中的鐵殼大陣,還有沒有城墻的肅州城。

    “大將軍,您看那鐵殼像不像是小堡壘,漢人的士兵躲在鐵殼里,然后用弓箭或者長矛攻擊外面的人,而外面的人則無法攻擊到他們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果然如此,果然是如此,漢人太蠢了,他們居然想出這種本方法,只要我們不接近鐵殼不就可以了嗎?”阿托衍似乎是為自己的疑慮找到了理由,在聽到副官的話后,頓時茅塞頓開,覺得副官的解釋非常的合理。

    “那個鐵管應該就是戰弩之類的武器吧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可是那些鐵殼注定了他們難以移動,所以我們可以輕易的避開那些鐵殼堡壘。”阿托衍點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阿托衍看向鐵殼陣后面的肅州城,他發現肅州城與他印象里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十幾年前的肅州城,還很貧瘠,因為地處偏遠,所以這里的百姓都非常窮。

    肅州城內幾乎都是平房,可是如今看肅州城,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,肅州城全部都是高樓,而且那些樓宇比他想象中的高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“怪了,肅州城什么時候變成這樣的?”

    “小人曾經聽一個從中原回來的商人說起過,中原出現了一種很高很大的樓,應該就是那種吧?”

    “商人都該殺!”阿托衍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冷酷:“本將軍族內的商人,居然卷著本將軍的大半家產逃到了中原,不愿意再回來,若是在中原被本將軍逮到,定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末將族內的幾個商人也是一樣。”副官也是同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?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還不知道吧,最近兩年時間里,突厥的大部分商人都在外逃,而且全都是逃來中原的。”

    “待到這場仗結束了,本將軍就要中原把這些商人全部歸還給我們突厥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在我們草原上建幾座那樣的大房子倒是不錯。”副官看著遠處的那些建筑,頗為心動。

    “說的沒錯,不知道那房子內是什么樣的,不過比起帳篷應該更暖和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搶一些工匠回去,給我們蓋房子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中原的女人,那些女人個個細皮嫩肉的,實在是可人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多搶一些錢財便是了,而且如今武唐的紙幣又方便攜帶,不似過去那樣,搶幾百萬兩銀子就要分出幾萬人運送。”(未完待續。)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