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9458414/

正文 第兩千七百七十四章 各懷鬼胎
    第兩千七百七十四章 各懷鬼胎  

    昆侖,現如今的昆侖,依然是正道魁首,可是卻再也沒有過去的那種風光。

    因為武則天所推行的新政,讓各大教派都得到了極大的發展,唯獨與武則天不合的昆侖,一直都是反對這個政策,導致昆侖遲了多年才開始發展。

    可是慢一步就等于是步步慢,雖然昆侖很有底蘊,可是其他門派跑的也不慢。

    這就像是現代的時候,一些公司先占據了用戶,其他公司再想進入這個領域,就算再如何的財大氣粗,恐怕也很難搶奪用戶。

    這也導致昆侖的影響力進一步的下降,這樣的結果,自然更加讓昆侖不滿。

    原本他們就對新政不滿,再沒撈到好處,看著其他教派不斷的壯大,以至于他們已經把怨氣完全的怪罪在武則天的頭上。

    就在數年之前,昆侖掌教金靈真人認識了一群外族人。

    從某種程度上他們算是同行,從那些人的口中,金靈真人聽說了,在西方大大小小幾十個國家,只有一個宗教,并且就連皇權都臣服于神權。

    這讓金靈真人非常的心動,他也想要成為中原,乃至整個天下獨一無二的教派,而不是如今這樣,與三教九流分食利益。

    可是,只要有武則天在,那么這個政策就不會動搖。

    并且隨著新政的實施,如今的中原已經日漸強大,金靈真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到,百姓與過去給他的感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在過去,金靈真人從來不會在意平頭百姓對昆侖的印象。

    因為昆侖從來不是那些百姓能夠臆測的,昆侖高高在上俯瞰蒼生。

    可是現如今,卻不再有人理會昆侖。

    你昆侖再牛逼也沒用,我又不信奉你昆侖的神仙。

    再說了,你昆侖的神仙,其他教派也有,為什么非得拜你昆侖?

    雖說如今的各大教派崛起,可是中原的神系體系卻很統一,并沒有太大的紛爭,你拜你的神,我供我的仙。

    有時候你供奉這個神仙,我也供奉這個神仙,所以昆侖連最后一點優勢都失去了。

    當百姓不再接受昆侖的時候,金靈真人終于感受到被人冷漠的滋味。

    這更是昆侖所無法接受的,如今昆侖這個正道魁首的稱號,也只是名不副實的虛名而已。

    在過去的時候,昆侖發號施令,玄門正宗莫敢不從。

    現如今昆侖就算是喊破嗓門,估計也沒人聽他們多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用其他門派的話說,我一秒鐘幾百萬上下,有時間跟你墨跡。

    而最讓金靈真人怒不可遏的是,在昆侖山脈附近有一個叫做天音教的隱門,自從新政展開之后,就急速的發展壯大,掠奪原本屬于昆侖的信徒百姓。

    這自然是引起昆侖上下的義憤填膺,他們覺得,這些信徒都應該是屬于他們的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天音教,而且還是隱門,怎敢在他們的口中奪食。

    可是當時的天音教已經非常壯大,昆侖如果硬拼的話,自己也要蒙受不小的損失。

    所以金靈真人便聯系了所有的玄門正宗的教派,宣傳天音教為邪門歪道,要求聯合眾多玄門教派,一起滅掉天音教。

    結果,那些叫的上名號的玄門正宗居然一個都沒有來,倒是來了幾個小小的教派,全部都是個位數門徒的,這些教派倒好,正事還沒干,就先和昆侖爭奪起聯軍盟主之職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些玄門正宗的人與昆侖爭奪也就罷了,偏偏卻是這些烏合之眾,那時候的昆侖只覺得掉份,這是赤裸裸的打臉。

    最終的結果就是,天音教沒滅掉,昆侖自己顏面盡失。

    這件事也是點燃昆侖怒火的導火索,他們終于明白了,如今的玄門正宗已經沒有人聽從他們的號令,而隱門也不再有誰會畏懼昆侖。

    金靈真人也想明白了,長此以往下去,昆侖早晚會衰敗,他選擇了反抗武則天。

    當然了,和武則天剛正面是非常愚蠢的行為。

    武則天如今占據著天下大義,不管是玄門正宗還是隱門,都聲稱武則天為千古圣帝。

    武則天一聲令下,昆侖便要被夷為平地。

    所以金靈真人選擇與那些金發碧眼的佛郎機人合作,要想重回昆侖的巔峰時代,那就必須先動搖武則天的根基,而動搖武則天的根基,并不算很難。

    畢竟禍害天下,誰不會做?

    而且他們在暗,武則天在明。

    只要做的干凈一點,武則天便是想找證據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安德烈,你們的計劃進行的怎么樣了?”金靈真人掃了眼眼前的教廷大祭司安德烈。

    他不喜歡安德烈,因為他知道安德烈在利用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何嘗不是在利用安德烈呢?

    不過,他們有著同一個目的,那就是讓天下大亂。

    “我們這邊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,可是就在最近,我感覺到一股龐大的邪惡氣息,從西方過來,她們已經來到了這片土地上,我需要你幫我將她們找出來,我要用圣光的力量,將她們徹底的凈化。”

    邪惡?在金靈真人的眼中,沒有人比安德烈更加邪惡的。

    與安德烈合作了這么多年,聽著安德烈口中說出一個個歹毒的計策,金靈真人可謂是大開眼界。

    不過他越是惡毒,自己就越是滿意。

    等到昆侖重臨天下之巔后,自己就拿他祭旗,把所有的黑鍋都推到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邪惡氣息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她們是一群女人,她們擁有著強大的黑魔法,她們散播恐懼與瘟疫,她們是罪惡的根源,所以絕對不能留她們在人世間,在西方諸國,她們被我們教廷不斷的追殺,已經無處容身,卻沒想到,她們居然跑到了東方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小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問題,她們必須死!”安德烈的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殺意。

    絕對不能讓她們活著,她們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如果自己的事情傳到了教廷里的話,必然會受到制裁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教廷里很多人都做過,可是這事情畢竟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說,如果被宣揚出去,影響到教廷的名譽,教廷也不會再保護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找到她們?”金靈真人問道。

    安德烈拿出一顆黑色心臟,這個黑色心臟被裝在一個精致的玻璃盒子內,在黑色心臟上被刺穿密密麻麻的細針。

    “這是災厄大魔女的心臟,她是教廷兩百年前的戰利品,她擁有著當時,最為強大的魔力,她能夠感受到每一個魔女的位置,只要帶著這個心臟,就能找到其他的魔女,”

    金靈真人接過盒子,就算隔著這個水晶盒子,他依然感覺的到,這里面所散發著的恐怖氣息,這個心臟的主人,修為絕對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教廷居然能夠將這么強大的存在擊殺,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他們。

    必須對他們更加小心一些,不然的話,誰知道他們有沒有針對自己的什么后手。

    “飛羽、龍玲,你們兩個帶上這個東西,去把安德烈先生說的魔女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領命。”

    金靈真人身邊的這對年輕男女,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,實際上他們已經過五十歲了,不過是用秘法保持著容顏不老。

    他們是金靈真人的最小兩個弟子,可是又是天賦、修為最高的兩個。

    他們也是金靈真人最信任的兩個弟子,不是因為他們與金靈真人有多親近,而是因為他們的手段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他們身份的人,恐怕都會以為他們是隱門中人。

    而且兩人又有奇寶在身,又擅于合擊之術,就算是大門大派的前輩,都未必斗得過他二人。

    兩人出了大殿,便是一個縱身,騰空而去。

    安德烈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,眼中露出一絲羨慕。

    “真人的弟子,當真了不得啊,我們教廷就沒有這般御空飛行的魔法。”

    金靈真人輕輕的哼了一聲,嘴角露出一絲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教廷?那種蠻夷之地的教會,能有什么傳承?

    更何況是與昆侖相比,昆侖可是仙家傳承至今,那些所謂的佛、道,在他的眼里,也不過是跳梁小丑,怎會將一個蠻夷教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安德烈與金靈真人合作了數年之久,自然知道金靈真人這表情所表達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是故意說出這番話,就是讓金靈真人麻痹。

    中原各門各派的法術,的確有獨到之處,可是他們教廷也不是浪得虛名的。

    能夠統治歐洲大陸上千年的時間,可不是靠著嘴皮子,自然也是有一些真才實學。

    也許必不上中原的百花齊放,可是如果說只是區區一個昆侖的話,那也是有幾分自信心的。

    安德烈的這句話里,也是他內心的想法,只不過卻非羨慕,而是貪念。

    這昆侖寶物眾多,待到他日,自己的計劃成功之后,這昆侖的寶物便是自己獨享。

    到時候自己回到教廷,就算是爭奪教宗之位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安德烈有如此陰暗的想法,金靈真人也不見的就比安德烈光明多少,他們不過是各懷鬼胎。(未完待續。)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