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8642352/

正文 第兩千四百三十九章 精靈村
    第兩千四百三十九章 精靈村  

    看著渾濁的水澤,白晨都以為自己是深處在汪洋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再看周圍的樹木,白晨確定自己是在樹林之中。

    只不多大部分的樹木只有樹頂露出水面,只有白晨身處的巨樹,才能夠完全的露出水面。

    白晨非常確定,這里不是原本就是這樣的環境,因為下面的水澤非常渾濁,而且流動性很大。

    如果這片樹林原本就泡水里,那么它們會更符合水生植物的特性。

    白晨記得先前那個女人說過,她救自己的那天,是下了一場暴雨的。

    看來就是這場暴雨導致的水位上漲,雖然水位上漲,水流湍急,不過附近幾顆大樹還是非常顯眼的,上面依稀有人影活動。

    天色昏暗陰沉,暴風雨應該剛過去沒多久。

    而四面環山的地形環境,導致遇到暴風雨就會產生積水,

    白晨也沒辦法在這樣的環境下外出活動,不過水位下降的很快。

    一天后,積水基本上已經完全退去了,只不過地面留下的是泥濘與污垢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和小圓如約的再次來看望白晨,依然還是帶來了一籃水果,同時也包括小圓承諾的紫羅果。

    白晨已經非常確定了,眼前的這個精靈族群,與自己所認知的精靈,的確是同一個物種,而且他們的進化歷程似乎也相差無幾,都是對自然充滿了感恩與敬畏,只吃素不吃葷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他們并不排斥別人吃,至少他們不會有精神潔癖,覺得別人吃葷靈魂就是骯臟污穢。

    隨后的幾日時間的接觸,白晨大概明白了,這個女人名叫艾兮。

    據說艾兮的這個名字是古老的精靈語里找到的,不過艾兮本人并不明白這個名字的意義,可是白晨對精靈語略有了解,所以知道這個名字的真正含義——末日的回聲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個名字的確是她胡亂取的,估計是她在某個典籍上看到的名字,或者是她的父輩。

    如果他們知道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意義,絕對不會給子女起這種名字。

    這里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精靈村,不過數量卻非常的稀少。

    白晨可以肯定,精靈村里的精靈,絕對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。

    他們對自己信仰與歷史都很模糊,根據族內的長者介紹,他們的族人定居于此已經數萬年之久了,據說在他們定居于此的時候,他們遭遇了一場劫難,使得他們躲藏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當然了,精靈族與外界并不是完全與世隔絕,精靈族還是與外界有聯系的。

    白晨對他們的祖先是怎么來到這里的很感興趣,時不時的打聽一下關于他們的歷史。

    當然了,白晨打聽的信息,也不是什么機密,需要隱藏真相。

    如今精靈村里的精靈,對于他們的古老文字已經完全的失傳了,他們也在用這個世界的通用語和文字。

    村子里還保留著一些古老的典籍,只不過那些典籍沒有人看的懂。

    不過,在隨后的試探中,白晨發現了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自己在昏迷的時候,胸口的傷不是艾兮治好的,也不是任何一個精靈村的精靈治好的,而是白晨自愈的。

    這讓白晨非常的困惑,難道自己的自愈力還在嗎?

    這不可能,如果以自己以前的自愈力,哪怕是別人在自己的脖子上砍一劍,也能夠瞬間愈合,當然了……前提是有人能砍的斷白晨的腦袋,還要一把足夠鋒利的劍。

    白晨依稀的記得,在自己中了陷阱,那場大戰后,自己也是身受重傷,可是自己醒來的時候,傷勢幾乎已經痊愈,而且還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遠東區域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的漂流,這幾乎沒有幾年的時間,根本就漂不過來,可是白晨不相信,自己真的漂流了幾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自己漂流了幾年的時間,為什么自己沒死?別說淹死了,泡也要泡爛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想要搞清楚原因,還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自己再刺自己一劍,然后等著看是不是自愈的。

    或許也有可能是,只有等到自己昏迷后,自愈的能力才會出現,或者是自己不聲不響的死了。

    精靈村的人口非常少,只有一百多戶,老幼成年的精靈加起來,也不足三百人口。

    關于這點,白晨倒是一點都不稀奇。

    以精靈的壽命,以及他們的生育能力,即便是幾萬年的時間,能夠有如今的規模,都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    整個精靈村的幼年精靈也才幾個,小圓是最小的一個。

    白晨在村子里都算是大孩子了,而精靈村的精靈并不像是白晨曾經遇到的精靈族那樣孤傲,他們雖然繼承了祖先的容貌和基因,可是卻沒有把所有的東西都繼承過來,他們失去了傳承,他們現在也只是一個非常非常弱小的族群而已。

    他們也曾經試圖與外界有所聯系,他們也想如其他種族那樣壯大,可惜他們都失敗了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是他們的族群人口,在這樣的人口基數下,想要出現一個守護半神,都是極其困難的,幾率太小了。

    所以精靈族也很少出去,外界對精靈族的了解也很少,甚至就連精靈族自己都覺得,外界的種族可能都已經將他們遺忘。

    白晨記得,精靈族對于自然魔法和弓都具有很高的天賦。

    不過魔法已經失傳,弓箭則是依然延續著。

    可是因為沒什么戰斗的機會,所以弓箭也幾乎成了擺設。

    “石頭,你的身體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修養的差不多了,如果這時候你們要趕我走的話,我想我應該可以離開了。”白晨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在這里住多久都沒問題。”艾兮微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其實,白晨可以感覺到,不管是艾兮還是其他的成年精靈,他們都對白晨這個外來者抱有一定的警覺。

    也只有小圓這樣的小孩子,才能和白晨玩的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村長想要見你。”艾兮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老頭要趕我走?”

    艾兮白了眼白晨:“在你眼里,我們精靈族都這么冷漠嗎?”

    白晨笑著撓了撓臉頰,白晨對于自然精靈,的確不抱太大的好感,至少曾經遇到過的精靈族。

    精靈族的村長,長者霍山,他的名字基本上已經沒有精靈族的傳統,如他這樣名字失去傳統的精靈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“石頭,坐。”霍山的家不是樹屋,所以曾經被水淹過,現在木屋的周圍還有泥漿的痕跡。

    白晨盤腿坐到樹根椅子上,在霍山打量著白晨的同時,白晨也在打量著霍山。

    “石頭,你來自十方諸國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人類。”

    “我聽艾兮說過,你說在十方諸國,還有一支精靈分支,是這樣的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他們有過接觸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們不熟……甚至不算朋友,只是知道他們的存在,了解并不深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世上真的還有其他的精靈分支么?”霍山不禁深思起來。

    “村長,您想找到那個同族分支?”

    霍山不禁苦笑起來:“就算我派人前往十方諸國,這路途之遙遠,哪怕一切順利,都要二十年才有可能找的到他們吧,我很好奇,你的年齡……如果你真的見過精靈族,哪怕是你出生的時候遇到過,再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里,時間也不夠吧?”

    霍山對白晨的話有些懷疑,不過并沒有完全的否決。

    “靠我的腳力當然不可能從十方諸國到這里,可是我是被人放逐到這里的。”白晨隨口胡扯道:“是被一個神靈丟棄到這里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?你被神靈放逐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白晨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做了什么,會得罪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這方面我們就不詳談了吧,說的太多對我對您都沒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霍山點點頭:“石頭,你還找的到精靈分支的所在地吧?”

    霍山似乎有些想要尋找那個同族分支,可是又有些蹉跎猶豫,臉上寫滿了矛盾。

    “村長,您就算想找他們,我恐怕也幫不上忙。”白晨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是在十萬大山中迷路……十萬大山就是十方諸國的一個非常浩瀚連綿不絕的山脈,他們就隱居在那里面,而我也無法確定他們的族群準確位置。”

    聽到白晨的話,霍山不免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村長,你想找他們做什么?”白晨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霍山欲言又止,就在這時候,房門猛然被推開了,一個年輕的精靈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村長,枯原野族人又來騷擾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霍山猛然站起來,臉色陰沉凝重:“該死,這群該死惡心丑陋的爛肉。”

    霍山顧不得招呼白晨,拿下墻上的長弓與箭袋,套到身上就匆匆忙的出去。

    白晨也跟在后面,去看看是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沒走幾步,就傳來了前方的廝殺聲,只見成排成排的精靈,組成整齊的隊伍,他們全都在對著前方沖殺而來的枯原野族人和山貓進行著射殺。

    他們的殺傷效率很高,不管是枯原野族人還是他們的寵物山貓,都是寸步難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白晨發現艾兮居然有些慌不擇路,在戰場附近游蕩。(未完待續。)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