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7975877/

正文 第兩千一百八十章 懲罰
    第兩千一百八十章 懲罰  

    “再給他多安兩個義肢。請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說”白晨看著薩英豪的樣子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:“看起來他還不夠滿意。”

    姬鳳又找來一根木刺,又以同樣的角度,卻是交叉的刺入薩英豪的體內,從他的肩膀進去,腳底板出來,直接就把薩英豪刺定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嗯,看起來很不錯,滿意了嗎?”

    薩英豪沒有回答,不過他那充滿了憤怒的目光里,已經充分的說明了他現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看起來很不滿意。”姬鳳落井下石的說道:“要不要我再幫他的雙手也安上?”

    “你那個太沒效率了……還是我來吧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邊,山雷、白水滄彌和白水東順著薩英豪逃走的方向去尋找,一直找到了林子之中。

    突然,他們看到了薩英豪的身影,山雷立刻激動的叫道:“他在那里!”

    說著山雷就要沖上去,可是卻被白水滄彌和白水東拉住。

    “小心,那家伙詭計多端,也許有陷阱。”

    山雷一想,這個薩英豪的確非常的狡猾,論智慧自己的確與他相差甚遠。

    三人小心翼翼的摸到薩英豪背后十幾米,可是薩英豪還是站在原地,他們看到了薩英豪的身體,那支被山雷砍斷的左腿,他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,用一根木頭撐起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不動?”

    “不會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薩英豪!你在搞什么鬼?”山雷忍不住的叫道。

    白水滄彌和白水東都翻了翻白眼,原本他們還想偷襲,如今偷襲不成,只能直接的出去。

    薩英豪的樣子有點古怪,臉色非常非常的難看,肚子還鼓鼓的。

    薩英豪顫抖的看著三人,嘴唇微微的顫抖著,目光里充滿了請求:“殺……殺……殺我……殺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薩英豪,把山林還給我!”山雷放出了光刀,恨恨的盯著薩英豪。

    “你你弟弟……你弟弟已經死了……早就已經死了……我我根本就不需要留下他。我我需要試驗品,可以直接去買……這樣……這樣風險就小很多……殺了我,快殺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山雷的身體也在顫抖,那副樣子是真的怒發沖冠。

    突然,薩英豪的嘴里開始嘔血,緊接著他唯一的一條腿,腿部的皮膚開始崩裂。

    一條條的蔓藤從崩裂的傷口里掉了出來。還帶著薩英豪大腿上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薩英豪的慘狀,大腿內的皮膚下血肉幾乎沒了。只剩下血淋淋的大腿骨架,可是骨架卻是懸空的,里面有一條木棍撐著,刺入地下。

    嘔——

    山雷一陣反胃,立刻就干嘔起來。

    “主母!”白水東臉色凝重的看著白水滄彌。

    “他的大腿肉被全部削掉了,然后塞入大量的蔓藤,再把皮膚縫合上去。”白水滄彌也沒想到,薩英豪會落的這種慘絕人寰的結局。

    可是這么短的時間,到底是誰做的這些事?

    三人都看出來了。薩英豪的身體被兩根木刺撐著,插入地下,所以完全移動不了。

    然后被人在他的身上做了手腳……

    “去把他的肚皮挑開。”白水滄彌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此刻吐的七葷八素的山雷,臉色蒼白無比,聽到白水滄彌的話,啊的一聲,滿臉的錯愕。

    這可比他在城堡里亂殺一通。更加的令人恐怖。

    “去!”白水滄彌催促道。

    山雷伸出光刀,在薩英豪的肚子上揮了一下,薩英豪躲也躲不開,只能看著山雷把自己開肚。

    可是一看到薩英豪肚子里的東西,三人全都吐了。

    肚子里全部都是蟲子,黑黑的。血淋淋的蟲子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水滄彌和白水東都被這景象給嚇到了,他們本以為自己的神經已經足夠堅韌,可是他們還是高估了自己神經的堅韌。

    “殺了我……殺了我啊……”薩英豪幾乎是以祈求的語氣叫道。

    而他現在還沒有死,同樣可以說是一個奇跡。

    “白水夫人,這…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薩英豪,如果你想死的痛快一點,就告訴我們。是誰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寸頭山……小神醫……快殺了我……求求你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。”白水滄彌又是一陣失望,如果知道薩英豪會遇到寸頭山小神醫,當時自己就該追過來的,又一次與他失之交臂了。

    “主母,也許寸頭山小神醫還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,他可能還沒走遠。”白水滄彌立刻反應過來:“薩英豪,寸頭山小神醫離開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三刻鐘,快點……快點,我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白水滄彌看了眼山雷:“山雷,你有什么打算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種無力與失落的感覺,不禁彌漫全身,失去了弟弟,也失去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山雷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迷茫,他曾經把保護弟弟視作他的唯一動力與目標。

    可是真正到了臨頭的時候,他卻發現,自己居然眼睜睜的看著弟弟死去,卻連阻止的勇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痛恨薩英豪,更痛恨自己的弱懦、無能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暫時沒有想法的話,就暫時跟在我的身邊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山雷抹掉臉上的淚水,他尊敬白水滄彌,因為這件事原本與白水滄彌沒關系,可是她和白水東還是冒險救了他一次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報答白水滄彌和白水東,山雷看向薩英豪,手中的光刀又一次展露出來。

    薩英豪看到山雷的這個動作,欣慰的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突然,耳畔傳來白水滄彌的聲音:“山雷,別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,為什么?”山雷也學著白水東對白水滄彌的稱呼叫道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他最應該受到的懲罰。”白水滄彌冷酷的說道:“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算是他對那些被他害死的人一種懲罰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,薩英豪的五臟六腑都被蟲子咬爛了,可是他居然還沒死,如果不是他本身的生命力頑強的話,那就是那位小神醫用了某種方法,延續他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小神醫的醫術越好,那么希望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,你們要找小神醫嗎?你們病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確是在找小神醫,我家里人病了,一直在尋找小神醫,可是一直未曾見過他的蹤跡,沒想到你居然有機緣能夠遇到他。”白水滄彌說道:“對了,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的?”

    “在飛鼠山那邊,我帶你們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們回來……回來啊……殺了我啊……求求你們了,不要走……不要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飛鼠?”白水滄彌和白水東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位小神醫在尋找有潛力的幻獸,飛鼠有可能會變異為疾空飛鼠,不過疾空飛鼠太稀有了,一千多年了,也才出現一個擁有疾空飛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只有一個人擁有疾空飛鼠,而是讓疾空飛鼠進化到神品的人只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小神醫的身邊就一個女人,要想找到疾空飛鼠,就憑他們兩個人,恐怕一輩子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們有沒有可能會雇傭附近的人?”

    “山雷,附近的村鎮人多嗎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些,我是帶你們去昨天遇到小神醫的地方,還是帶你們去鎮子上?”

    “去鎮子上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晨此刻卻回到昨日的那個位置,看著面前的兩個村民,臉色非常的難看。

    “我雇傭你們的,你們抓到了我要的幻獸,卻把幻獸賣給了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你們給的錢沒那些人高。”

    這些村民很樸實,可是不代表他們就蠢,他們可是精明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們該死!”姬鳳同樣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白晨揮了揮手,心中氣惱不已。

    現在就算是把這兩個村民殺了,也是于事無補。

    何況,他們說的也沒錯,他們之間雖然是雇傭關系,可是沒有合同。

    讓這些村民去遵守契約精神,顯然是太為難他們了。

    他們只知道價高者得的道理,白晨生氣是生氣他們即便是抓到了疾空飛鼠,卻完全沒通知他們,要不是其他村民與他們說,他們恐怕還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而且他們在把疾空飛鼠賣給別人后,還混在這里,繼續在這騙他們的雇傭傭金。

    哪怕是事前通知他們一聲也好,想要更多錢,沒問題。

    白晨不在乎多給他們一些錢,甚至白晨本身就已經考慮過這方面,之所以承諾的獎賞不高,是因為白晨怕真有人找到的話,自己給的錢太多,這些淳樸的村民會被人覬覦,所以打算暗中獎賞,結果他們倒是真的找到了疾空飛鼠,卻用用一個略高他們的價錢賣掉了。

    姬鳳比白晨更加的憤怒,如果不是白晨的阻攔,恐怕現在這兩個村民已經是兩具尸體了。

    “從你們手中把飛鼠買走的是什么人?”白晨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說,那幾個人說了,不能說出他們買走的事。”這兩個村民現在倒是很有原則了,只是手上抓著的兩枚銀滄幣,卻是出賣了他們的真實想法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是想繼續在白晨的身上敲詐一些錢。

    這次姬鳳終于怒了,一陣狂風呼嘯而過,數十米長的青面獸出現在兩個村民的面前。

    姬鳳暴怒的看著兩個被嚇傻的村民:“你們現在要么把前前后后說出來,要么就去死!”

    這次白晨沒有開口了,就該嚇唬一下他們當作懲罰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www.onofrs.tw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