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7973801/

正文 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出門遇到鬼
    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出門遇到鬼  

    山雷本就只是個淳樸的鄉野小子,一句話差點就被薩英豪帶了一波節奏。蒲公英中文網 www.onofrs.tw

    好在白水東在一旁提醒了一句,山雷的臉色立刻就變了。

    “薩英豪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還沒死。”薩英豪依舊平靜淡定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:“只要你告訴我,你的這個力量是誰賦予你的,我就把你弟弟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你說真的?山林沒死?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別被他騙了,他連你弟弟是誰都不知道,如何知曉你弟弟的死活?”白水東立刻提醒道。

    薩英豪看了眼白水東,眼中帶著幾分恨意,山林再次感受到了被欺騙的憤怒。

    薩英豪目光始終從容淡定:“我雖然不知道你弟弟是誰,可是我可以肯定,因為昨晚鼠村就是我下令屠的,不過我下達的命令是,十歲以下的少年,都留著性命……你弟弟超過十歲了嗎?你親眼看到你弟弟已經死了嗎?”

    山雷目光閃爍,原本他是非常肯定的,可是此刻他卻變得不那么肯定。

    難道當時弟弟還沒死嗎?

    “你留著十歲以下的小孩做什么?”白水滄彌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制作嗜血狂魔,以小孩子為實驗體,制作出來的嗜血狂魔最好控制,就是成功率太低了。”薩英豪就像是在說著一件家長里短的事情,語氣始終是那么的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“我弟弟在哪里?山林在哪里?”山雷越發的激動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先回答我的問題,你的力量是誰賦予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一個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騙我?你不想要你弟弟的性命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……沒有,我沒騙你,就是一個小孩子,五六歲的樣子,我和他是昨日在山中遇到的,他與一個二十多歲的,很漂亮的女人在一起,后來那個女人不知道去了哪里,我看到那個小孩一個人坐在山里。就上去和他說話,就因為這樣,我才沒和其他的同伴一起回到村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山雷的話音越來越低沉,看向薩英豪的目光里,恨意又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來抓走這位夫人的時候,我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你的聲音。”山雷不善的看著薩英豪,心中想著。等找到了弟弟后,一定要殺了這家伙。

    可惜。他所有的想法,全部都寫在臉上,想瞞都瞞不住。

    別說是薩英豪了,白水東和白水滄彌都看的出來,山雷心中想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們走后,嗜血狂魔來了,結果那個小孩和那個女人來了,那個女人把嗜血狂魔打了一頓。”

    “嗜血狂魔被他們殺了?”薩英豪臉色一沉,追問道。

    山雷看了眼薩英豪。沒有回答,繼續說道:“后來那個小孩就給我和白水大叔治傷,先身上我的傷,我的這個手臂也是他給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白水東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事實上,他也對自己為什么突然痊愈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當時他昏迷前,他的傷勢有多重。他和白水滄彌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就那么睡了一覺,莫名其妙的傷全都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你的這個金屬手臂,是那個孩子做的?而且還金屬手臂接到你的身上?你就算想撒謊,也該撒的可信一點吧,看來你是不想要你弟弟活了。”薩英豪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他沒有撒謊。”白水滄彌的臉色突然變了,激動又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什么?”薩英豪看向白水滄彌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那個人的話,的確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寸頭山小神醫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人?”薩英豪不解的問道,顯然,他是沒聽說過這個名號。

    “一個小孩子,一個能夠與四皇聯手戰平的可怕存在。”

    薩英豪皺起眉頭:“這世上何時出現的這種角色,以前怎么都沒聽說過?”

    “那個寸頭山小神醫很厲害嗎?”山雷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最好的證明。不是嗎?”白水滄彌激動的說道:“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突然消失了,和那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突然,薩英豪從懷中掏出一個血淋淋的東西,在山雷毫無戒備之下,投了過來。

    山雷瞳孔一收,左臂不由自主的揮舞起來,將那個東子剁碎。

    薩英豪的身體瞬間飛撲出窗外,白水滄彌立刻撲到窗口,向下看去,只見薩英豪的軀體正在以很奇怪的方式在高塔的外墻上攀爬下去,動作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人,就像是四足的蜈蚣一樣,扭動著身軀,動作非常的敏捷。

    “該死,被他逃走了。”白水滄彌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突然眼前一花,山雷居然直接跳了下去,手中的光刀順著高塔外壁,再帶著本身的重力與慣性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薩英豪回頭一看山雷,身形一閃,躲到旁邊去,他覺得借助光刀下滑的山雷,是不可能在半空中轉身的。

    可是,誰都沒想到的是,在山雷下滑到薩英豪的身邊之時,突然抽出了光刀,在半空中一轉,帶過一道刀氣,斬掉了薩英豪的一條大腿。

    薩英豪悶吭一聲,動作更快的繞到另外一側,這時候的山雷即便再厲害,可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薩英豪逃走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山雷飛速的下墜著,手中的光刀立刻消失,山雷伸出金屬手臂,一把抓破外墻。這才止住了下墜的去勢,然后一點點的往下爬。

    等他爬到地上的時候,白水東和白水滄彌也跟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可嚇死我了,你什么時候學會了這種格斗技巧的?”白水東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學會的,是我腦袋里怎么想,這條手臂就會立刻執行,這個手臂太特別了……”山雷已經漸漸開始熟悉這個手臂。

    白水東和白水滄彌都用復雜的目光看著山雷,他們兩人苦苦尋找寸頭山小神醫不成,可是這個孩子卻有這樣的機緣,居然能夠遇到對方,而且還讓對方施手相救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薩英豪逃走了。”山雷非常的失望,而他的臉上全都將他現在的心情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弟弟真的還活著,可能會在這里,我們去找找看。”白水滄彌說道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在城堡內尋找起來,順手將那些血奴殺死。

    這些血奴失去了嗜血狂魔的統領,已經成了一盤散沙,雖然依舊嗜血,卻也只是一群野獸而已,又不具備同化的能力,雖然實力比普通士兵要強,卻沒太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以山雷的實力,一路上是遇神殺神,基本上是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就算是白水滄彌和白水東都有些嫉妒山雷的奇遇,山雷在戰斗的同時,居然還有時間說明他與那個寸頭山小神醫在山中的詳細情況。

    “山雷,你不累嗎?”

    “不累……感覺這個手臂能夠給我帶來無窮無盡的力量一樣,反而越來越精神。”

    白水滄彌看出來了,山雷不是不累,而是他一直沒發揮出真正的實力,隨著戰斗他越來越熟悉這個金屬手臂的力量,所以才會讓他以為自己越來越精神。

    其實體力是消耗了,可是他本身卻越來越強,戰斗起來也變得越來越輕松。

    這一路過來,在城堡內殺進殺出,上百個血奴和士兵死在山雷的手中。

    可是卻沒找到什么密室、暗門之類的,白水滄彌嘆了口氣:“可惜薩英豪逃走了,我們對這里又不熟悉……看來要想找到你弟弟,證明他的生死,還是要抓住薩英豪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薩英豪正在林子里飛快的奔逃著,雖然他少了一條腿,可是看起來傷勢并不嚴重,手腳并用下,居然讓他跑的如豹子一樣的迅猛。

    突然,薩英豪看到了千面有兩個身影,一個小孩,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很漂亮,小孩五六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薩英豪突然頓住了腳步,看向那兩個人,心頭升起了不安的情緒。

    難道這個小孩就是山雷口中的,那個寸頭山小神醫?

    不可能,四皇那是何等的人物,一個小孩子怎么可能能與四皇聯手交戰?

    白水滄彌是在騙人!

    薩英豪的心中如是想著,看向兩人的目光多了幾分不善,他不相信白水滄彌的話,可是卻相信了山雷的話。

    山雷不同于白水滄彌,他就是一個淳樸的山野少年,就算是撒謊,也不會說出那么匪夷所思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誰?”薩英豪雖然心中覺得白晨的實力不如白水滄彌說的那么可怕,可是依然顯得非常的小心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制造的血災吧?”白晨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給那個叫做山雷的小子安上了金屬手臂?”

    “是我,看起來效果不錯,可惜他還無法完全駕馭,不然的話,你是無法逃到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”薩英豪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狠厲:“你也給我安一個,我缺了一條腿,你想要什么條件,隨你開。”

    “姬鳳,去給他安一條腿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姬鳳飛了起來,周圍立刻就刮起一陣狂風,一根手臂粗的木刺被卷了起來,落到姬鳳的手中。

    薩英豪心頭一驚,暗叫一聲不好,正要逃走,姬鳳手中的那根木刺已經脫手而出,直接就穿透了薩英豪的肩膀,然后從他那斷腿的傷口穿了出來,刺入地下,讓薩英豪失去了行動力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www.onofrs.tw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