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7972793/

正文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混亂
    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混亂  

    亂,薩英豪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的血奴突然開始在自己的城堡里殺人。請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說

    毫無征兆的殺人,亂套了!全都亂套了。

    原本薩英豪覺得,血奴實力強大,而且又比普通的士兵聽話,所以根本就沒安排多少的士兵,八成以上都是血奴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血奴失控,他的城堡也面臨著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薩英豪想不到任何辦法,已經沒有人聽他的話了,薩英豪失魂落魄的走到城堡的高塔上,這里關押著白水滄彌。

    雖說是關押,其實白水滄彌住的地方并不是牢房,至少待遇上還不算非常差,除了腳上的鐐銬之外,白水滄彌在房間里還是挺自由的,還能夠從高塔看向遠處。

    不過她也看到了城堡的內亂,顯而易見,血奴失控了。

    這并沒有太讓白水滄彌意外,因為她從不覺得有誰能夠真正的控制血災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誰能夠控制血災,恐怕十方諸國早就已經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薩英豪推開了白水滄彌的房間,白水滄彌用目光嘲笑的看著薩英豪。

    薩英豪失落的坐到椅子上:“滄彌,我們有多少年沒這樣坐在一起聊天了?”

    白水滄彌淡漠的看著薩英豪,她與白水東說與薩英豪有過一面之緣,其實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薩英豪曾經是白水滄彌眾多追求者之一,不過后來薩英豪被家主分配到了這塊土地上,他們從未開始的愛情就已經夭折了。

    “薩英豪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將你抓到這里來,原本是打算用你來頂罪了,不過現在已經沒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頂罪?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為了發動血災的罪名,你是白水家的大小姐,足夠來承擔這份罪名。”薩英豪理所當然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的并不是這個,你知道我在問什么。”

    其實白水滄彌大概能夠猜到,自己現在還活著的原因。

    是因為薩英豪曾經追求過自己,現在還對自己抱有感情?

    也許感情還有一點。可是薩英豪能夠做出這種事,恐怕不會在乎都已經過去了十幾年的感情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白水滄彌自己都以為,薩英豪是一個良配,自己對薩英豪的感覺在那個時候,可是非常好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后來自己出嫁,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覺得。薩英豪比自己的丈夫更優秀。

    不過十幾年過去了,自己對薩英豪早就沒什么特別的感覺了。

    白水滄彌甚至不覺得。自己有朝一日還能夠再見到薩英豪。

    而這次意外的相遇,卻也讓薩英豪的形象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,報復薩家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薩家將你分配到這里?”白水滄彌不解的問道,這里雖然略顯偏遠,可是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,似乎并不算過分,甚至可以說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薩英豪是薩家的庶出,他本身就沒有家族的繼承權,嫡出的還有好幾個。大氏族為了保證家族的正統性,一般都是把庶出的子嗣發配到家族在外面的領地。

    薩英豪算是比較突出的,所以他分到的這塊領地面積也相對大上許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,當年我的那幾位哥哥,擔心如果我和你在一起,會因為白水家的勢力,而影響到他們爭奪家族的權位。所以齊力鼓動了長輩,把我發配到這里來,你知道當時我有多不甘,多憤怒嗎?”

    白水滄彌深吸一口氣,她能夠理解那些人這么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與薩英豪結合,那么以自己在白水家的身份。勢必會成為薩英豪的一大助力,到時候薩英豪也會成為爭奪薩家權位的熱門人選。

    白水滄彌甚至懷疑過,薩英豪追求自己的動機,是否真的那么單純。

    當然了,現在再討論當時的事情,已經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薩英豪看著沉默不言的白水滄彌,似是猜到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從未想過爭奪薩家的權位。我喜歡你,至少當時的我是真心喜歡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水滄彌抬起頭,看向薩英豪:“當年我和你的事情,已經不用再提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最終還是成了別人的妻子。”薩英豪笑著搖了搖頭:“而在聽說你嫁給別人后,我對你的感情也就漸漸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這里不是很好嗎?為什么還要執念當年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那些人只是把我發配到這里這么簡單嗎?”薩英豪突然變得憤怒,歇斯底里的憤怒,那張看起來挺斯文的面容,卻變得無比的猙獰可怖。

    薩英豪猛的脫下褲子,白水滄彌嚇了一跳,立刻向后一縮:“你干什么!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睜開眼睛看看,你就明白了。”薩英豪的臉色還是那么的憤怒猙獰。

    白水滄彌看了一眼,已經明白了,薩英豪失去了生育的能力。

    難怪,這座陰森可怖的城堡里,一個女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我被發配到這里,他們依然不放過我,十六次的刺殺,無所不用其極,難道他們從不顧念一下兄弟的情誼嗎?我從未想過去與他們爭什么,到這里之后,更是未曾想過自己再回到大奧城,可是他們就是不肯放棄,一次次的……一次次的……”

    可以想象,如果換做自己,恐怕也會因為這種事而被仇恨所蒙蔽。

    現在白水滄彌看向薩英豪的目光里,多了幾分憐憫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也不代表你所做的就是對的,那些人可是你的子民。”

    “子民?算了吧……”薩英豪冷笑:“從那次的刺殺重傷之后,我算是明白了,人只有將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才能夠掌握命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將所有的奴仆全部殺死,對大量的士兵進行了清洗,將這里打造成鋼鐵城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讓那些人未曾付出代價,那些背叛我的人,辜負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薩英豪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最后又將目光落的哦啊白水滄彌的身上,顯然,他對白水滄彌也存在著恨意。

    白水滄彌對此并不感到意外,如今的薩英豪早已心理扭曲,自己與他談論道德倫理,純粹是對牛彈琴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我遇到了那個人,那個人教了我很多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說……制造與控制嗜血狂魔?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開始在一個個的村莊實驗,壯大我的血奴軍團。”

    “就如昨晚我所見到的那個村莊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被毀掉的數十個村莊中的一個。”薩英豪不以為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現在呢?為什么血奴失控了?也許是那個人背叛了你,或者說他根本就沒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他只是利用我,我也從未真正的信任過他,我與他之間,只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即便如此,你還是輸了,輸給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與他無關,他早就已經離開了,他之所以把那些東西交給我,只是因為我能夠提供給他研究的資金,以及試驗品,而作為代價,他則是把成果分享給我,在我得到需要的東西后,他就選擇了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也許他的研究成果對你有所隱瞞,所以造成了如今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他,都已經不重要了。”薩英豪深吸一口氣,臉上寫滿了釋然,仿佛在這一刻,已經把所有的仇恨全部放下。

    突然,白水滄彌從窗口看到,城門的門口出現了兩個人。

    白水東與那個少年,令她感到驚訝的是,白水東居然一點傷都沒有,而另外那個本該重傷的少年,此刻同樣毫發無傷,而且不復懦弱。

    本該缺少一個肩膀的他,卻多了一個金屬的臂膀,金屬的手掌還會發出光刀,在士兵與血奴中橫行無忌。

    “薩英豪,給我滾出來!”山雷一邊廝殺,一邊怒吼著。

    他不管是人還是血奴,在他都無所顧忌的廝殺著,仇恨已經完全占據了他的心靈,只求著殺戮與復仇所帶來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是他!?”薩英豪也發現了山雷,眉頭不禁皺起:“怪事……”

    薩英豪將疑惑的目光投向白水滄彌,白水滄彌同樣滿臉困惑。

    “那個小家伙怎么回事?那是什么戰斗方式?”

    不止薩英豪不解,所有被山雷殺死的人,全都不解。

    不過山雷的腳步并未停下,他突然感覺到,有目光在注視他。

    他抬起頭,發現了高塔上的白水滄彌和薩英豪。

    白水東看到白水滄彌的時候,也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有山雷作為前鋒,他們的前進非常的順利。

    再加上整個城堡都已經亂套了,并不是所有敵人都以他們作為目標,普通的士兵在與血奴廝殺著。

    山雷一路的廝殺到了城堡的最高點,氣喘吁吁的看著山雷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成為我的仆人吧,我可以給你財富與權力。”薩英豪看著山雷,拋開身份不說,山雷的實力,的確讓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來成為你仆人的,我是來報仇的,你害死了我的弟弟,我要替他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害死你弟弟的不是我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,是你的無能害死了你的弟弟,如果昨天的時候,你有現在的力量,你弟弟會死嗎?說到這里,我倒是好奇起來,你的力量哪里來的,或者說是誰賦予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不要上當!”白水東連忙輕喝道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www.onofrs.tw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