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7690883/

正文 第兩千零七十二章 神奇的旅程
    第一個考驗的是細節,俗話說細節決定成敗,就像是愛彌敦那樣,她個人的能力很突出,沉著冷靜,同時又有不錯的實力,所以她能夠第一個出來,可是她忽略了團隊的能力,最終導致她的隊伍成了最后一名。 `

    第二個考驗則是意志力,每個人的能力有限,他們不但要考慮在真空環境內功待多久,還要考慮路程,來回的路程,而在這兩項之外,那就是他們的意志力取決他們的成績。

    數個小時之后,二十八個隊伍的成績相繼產生,這次愛彌敦不負重望的奪得了團隊的第一名。

    不過在這個考驗中,愛彌敦并沒有揮出特別突出的成績,反而是因為隊伍中一個特殊的能力者,一個可以不需要呼吸的隊員,導致他們獲得了巨大的優勢。

    當然了,白晨對這個結果不會去否認,因為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意外都會讓結果有所偏差,而這正是常規考驗的魅力所在,如果所有的考驗都跟高考一樣,那就沒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愛彌敦,你上來。”

    愛彌敦依然表現的很平靜,可是她的腳步有點虛。

    她曾經是一個普通的女孩,只是洛杉磯事件后,她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家庭,她成了孤兒。

    她渴望著向入侵者復仇,可是一直以來,她都沒這個機會,因為理智告訴她,她連一個普通的達坎世界入侵者都無法戰勝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不久之前,一個神秘人前來找到,并且告訴她,如果她想要復仇,那就撥打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而那個電話,將她帶到了白晨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在看到白晨的第一印象是失望,她覺得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人,并不能滿足她的復仇**。

    不過。在白晨展現出可怕的實力后,她終于意識到了,白晨就是她復仇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的仇恨讓你產生了變化,不過在我看來。 `這個變化并不是壞事。”

    白晨凝視著眼前的愛彌敦,握住愛彌敦的手掌:“你可以讓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黑暗,唯獨心不能變得黑暗,所以我賜予你黑暗的力量,如果說火焰是我最強大的力量。那么黑暗就是我最神秘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用這股力量吞噬一切,可是記住了,不要吞噬你的心靈。”

    白晨松開了手,愛彌敦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掌,因為她所期待的變化并未出現。

    她并未等來如同格韋德那樣的變化,可是身后卻傳來驚呼聲。

    愛彌敦疑惑的回過頭,卻現自己的身后居然站著一個高大的黑影,那黑影的外形就像是以她的身體臨摹的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將是黑暗隊伍的隊長,現在,黑暗隊的成員上前來。接受你們的獎勵。”

    黑暗隊的成員全都走到白晨的跟前,突然,他們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黑洞,黑暗隊成員立刻就被黑洞吞入其中,待到黑洞消失,那些孩子才掉出來,一個個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黑暗就如它的神秘莫測一樣,令人無法琢磨,所以黑暗的力量,也只能依靠你們自己來摸索。我不會告訴你們,如何使用黑暗力量。”

    愛彌敦看著這個屬于自己的,黑暗的化身,心中又是激動又是震驚。還有期待。

    “歸隊。”

    愛彌敦和她的隊員立刻回到隊列之中,看到格韋德和他的隊伍獲得的火焰力量,看到愛彌敦和她的隊伍獲得的黑暗力量,其他隊伍與隊員,一個個都非常的激動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訴你們,第三個獲得獎勵的隊伍。將會獲得雷霆的力量,如果說火焰所代表的是毀滅,黑暗所代表的則是神秘,那么雷霆所代表的就是危險,對于敵人來說很危險,對你們自己來說,也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白晨頓了頓,看掃了眼在場的幾個成員:“我知道你們之中有四個人擁有電屬性的能力,不過我可以向你們保證,我所賦予你們的雷霆力量,絕對不是你們與生俱來的那種小兒科能夠比擬的,因為我賦予你們的雷霆力量,即便是神靈也可以殺死,沒有什么比雷霆力量更加致命,更加危險的。 `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第三個考驗,也代表著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老師,如果又是我或者愛彌敦的隊伍獲勝了呢?”格韋德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沒有那種兼容兩種力量的能力,所以獎勵會順延給第二名,而第一名則會獲得其他獎勵,會在所有教程完成后獲得獎勵。”

    白晨掃向所有人:“可是,我不希望你們是以第二名獲得雷霆力量的,聽的懂我的意思嗎?你們都是各國挑選出來的精英,你們都是天才,你們能夠站在我的面前,注定了你們的不平凡,所以拿出你們驕傲的天賦,來向我索取獎勵,而不是以第二名的成績獲得施舍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充滿了戰意,是啊,第一名是索取,第二名就是施舍,他們的驕傲不容許自己成為被施舍的對象。

    “第三個考驗的地點……在木星。”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木星!所有人都振奮起來,如果說月球,至少已經有先人踏足過了,可是木星,目前為止只有一個影子曾經到達過,如今他們也有機會踏足木星嗎?

    每個人都是精神飽滿,每個人都充滿了激動與興奮。

    木星,我們來了!

    本杰斯此刻已經完全慌了,因為他所負責的那些孩子,還有白晨全都失蹤了,白晨的電話也無法接通。

    他調動了所有的力量,可是白晨和那些孩子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調動軍方,也沒找到那些孩子的蹤跡,一個都沒有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只能無奈的撥通了聯盟國組織的內線,將事情向上匯報。

    不過他所得到的回答卻是,等待。

    本杰斯一直等了三天的時間,足足三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終于,他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議長先生,那些孩子出現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現了??在哪里?他們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已經塌方的基地外面,現在軍方已經將那里封鎖了,請您下達指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要做,我立刻過去。”

    本杰斯用最快的度,趕到了現場。

    本杰斯坐著軍車,遠遠的就看到白晨和那些孩子密密麻麻的身影,急匆匆的從還未挺停穩的車子上跳下來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白先生……”本杰斯大步的跑上前,不過他突然感覺到一窒,看向那些孩子,卻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。

    是鋼鐵一般的意志力?又或者是被野獸盯上的危險氣息?

    都不是,是那種被槍口頂著腦袋的那種瀕死感覺。

    是面對翻天徹地的山洪,那種無力的與絕望。

    本杰斯竭力的收回目光,卻現自己的背脊一片冰涼,背后已經被冷汗打濕了。

    生了什么事?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?

    這些孩子到底生了什么樣的變化?

    “本杰斯先生,你在什么愣?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好嗎?有什么話就快點說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對不起,我失態了。”本杰斯連忙說道:“請問,你們這幾日去了哪里?我幾乎將整個日本都搜遍了,都沒現你們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一個人或者兩個人,他還可以理解,畢竟一些擅于躲藏的高手,想要逃避別人的追蹤,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他們可不是一兩個人,而是兩千八百個人,這么多人,哪怕是不動用高科技,也可以很容易的找到,即便他們躲在最深的山林里,依然可以輕易的找到他們。

    可是事實就是,本杰斯動用了所有的資源,他們卻像是人間蒸了一樣,什么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們進行了一次遠程的旅程。”

    白晨淡然說道:“如果沒什么事,你先離開吧,我還要繼續我的教學。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,如果可以,能否在你要帶他們去什么地方的時候,提前通知一聲,你這樣我會很難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白晨可沒這個義務去配合他們。

    既然聯盟國把這些孩子交給自己,那么自己就擁有絕對的決策權,而不是事事都要通報本杰斯,一個外行人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雖然你與聯盟國組織的關系是合作,可是請您尊重一下我,尊重一下聯盟國組織,如果您再這樣一意孤行,那么我覺得我們應該終止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本杰斯先生,能否請你不要打擾老師的教學,浪費我們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一個獨臂少年走了出來,冷冷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本杰斯一愣,有些愕然的看著那個獨臂少年,他覺得自己是有資格與白晨談判的。

    因為他覺得這三天的時間里,白晨肯定給這些孩子吃了不少苦頭,大部分孩子肯定會在心里怨恨白晨,如果他能夠聯合這些孩子,就能夠逼迫白晨妥協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沒想想到,一個‘深受其害’的孩子,會站出來反對自己,甚至是指責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為你們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請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,我們的時間非常寶貴。”那個獨臂少年依然如故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本杰斯先生,如果你再不離開,那么你會失去現在的職位與地位。”白晨的語氣也變得冷漠起來,甚至是厭惡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 www.onofrs.tw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