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5043662/

正文 第一千七百章 謊言
    “看過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看過,那你現在知道為什么那個何局長和那個章隊長認識我,而其他警察不認識我了嗎?而且他們統一的口徑,都是稱呼我為白老師,你覺得一個老師,有可能讓一個局長徇私枉法嗎?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等等……我還是不明白,你能不能說的再明白一點。…”馬尾辮的反應在這一刻顯得尤為遲鈍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我原本是不想透露的,我都說到這份上了,你還是不明白,沒錯……我就是個臥底,我的真實身份,其實是一個警察!”白晨嚴肅的看著馬尾辮。

    馬尾辮張著嘴巴,腦筋里的一根弦似乎是繃斷了,指著白晨半天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執行任務,一起非常重大的案件,而那起車禍中的那個死者,發現了我的身份,想要對我滅口,在搏斗中,我將他擊斃,我之所以看到警察轉身就走,就是擔心身份暴露,你想想看,如果我被警察抓了,警察要怎么對付我?把我關起來?顯然是不行的,那就只能把我放了,而放了我,那么暗中監視我的人就會懷疑,我為什么會被放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長嘆一口氣:“你啊你……你把我害慘了。”

    馬尾辮愣愣的看著白晨,她完全沒有懷疑白晨的話,反而非常的自責。

    原來自己犯了這么大的錯誤,原本還有點小得意,自己見義勇為,可是此刻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知道最近省內的特大專案行動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獵鷹行動?最近破獲了多起人口販賣集團的專案行動?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我提供的線索,而這個專案組不止是局限國內。其實是一個涉及到國際人口販賣組織的大案,這其中牽涉到的網絡,非常的可怕,而且每個嫌犯都是窮兇極惡,記得我先前說過,他們在牙齒里鑲嵌了毒囊嗎?他們為了防止秘密外泄。在每個成員的嘴里都放了這毒囊,你覺得普通的人販子集團,會有這么兇殘的手段嗎?”

    “那那……那怎么辦?”馬尾辮都快被白晨說哭了:“那我不是害了你嗎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這是我的職責,雖然現在回到組織風險很大,可是我必須完成這個任務。”白晨搖了搖頭,一臉慷慨就義的表情:“希望何局幫我把后事安排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馬尾辮不斷的給白晨道歉。

    看著馬尾辮自責與愧疚的樣子,白晨都要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。為了她不給自己添麻煩,自己只能強忍著笑意,繼續的編造謊言。

    “你當時為什么不反抗?不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對普通人動手,我們是有內部紀律的,即便我是個雙手占滿鮮血的屠夫,我也不想讓我肩上的徽章蒙灰,忘記這件事吧……就當作這件事沒發生過……再見。”

    馬尾辮看著那蕭瑟的背影,心中卻被莫名的感動著。雙眼被水霧蒙蔽。

    擺脫了馬尾辮后,白晨的心里又升起疑團。

    到底什么人想要殺自己?

    而在遠處。一雙目光正注視著白晨,可是白晨卻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“那個護衛死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是了,自殺。”

    “能夠逼迫星級護衛自殺,看來我是真的小瞧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波ss,需要派更高級的護衛嗎?”

    “派遣月亮護衛,三個。”

    “三個月亮護衛?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質疑我的命令嗎?”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小人立刻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白晨對于這起針對他的暗殺毫不知情。他現在什么線索都沒有,只能回縣里。

    這次就連坐車,白晨都小心了許多。

    目前有價值的情報非常有限,對方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,真實的實力。

    對方只知道自己是個普通的老師。那個殺手……或者說是死士非常弱。

    如果用殺手和傭兵等級比較的話,這個死士的實力就只算是中等,不算墊底不過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所以對方對自己的實力判斷有明顯的誤差,如果是認知上的誤差,白晨倒是覺得,林濤有這個嫌疑。

    不過,林濤可沒能力找個死士和自己死磕,估計著他也沒這膽子,更沒這經濟。

    林濤充其量也就討人嫌,白晨從始至終,也沒和林濤認真過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次林濤打王小龍,自己也就打他一頓,甚至沒真的傷及他的身體,沒給他留下后遺癥。

    所以林濤的嫌疑排除,可是不是林濤,又會是誰?

    和自己有這么大的恩怨?

    難道是白墨?

    白晨笑著搖了搖頭,應該不是他吧。

    他雖然沒有真正的了解自己,可是至少也該有些認知,不至于找這么弱的死士來給自己添麻煩,也給他自己添麻煩。

    可是白晨現在所能想到的,也就林濤和白墨,一個是沒能力,一個是沒動機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白晨已經到了縣里,下車后白晨直接去了學校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林濤,拄著拐杖從學校里出來。

    一看到白晨,林濤那無名火就嗖的上來了。

    “林老師,你好啊。”白晨很熱情的向林濤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姓白的,你給我等著!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白晨笑呵呵的看著林濤:“我等著呢,你只管放馬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等著!”林濤心氣難平,胸口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白晨臉色一變,突然沖向林濤,林濤一見白晨沖過來,立刻就向后倒退,可是以他現在的行動能力,這驚慌失措之下,立刻就跌倒了。

    白晨的動作驟然停止。笑呵呵的看著林濤:“喲,林老師,你要是行動不便就不要到處亂跑,你看這不就摔了么。”

    林濤那叫一個氣啊,他現在是真的成了驚弓之鳥,看到白晨真有點怕。

    白晨上前將林濤拉起來:“對了。我聽說你要告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林濤的臉色一變,不由自主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白晨牢牢的拉住林濤,臉上始終帶著微笑:“說實話,這招你還真走對了,和我過招別盡想著歪門邪道,你要和我對薄公堂,放馬過來就是了,我白晨接著呢,我也不和你玩陰的。那樣就沒意思了,不過……你最好找個靠譜點的律師,就你這次找的律師,真的不是一般的差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走著瞧。”林濤氣呼呼的離去。

    看著林濤那一瘸一拐的樣子,白晨都忍不住同情起他。

    不過林濤本身也不是什么正經人,看他上次找當地的地痞來教訓白晨就知道,他估計也就這點能耐了。

    白晨到了七班門口,發現白芯雅正在給學生上課。

    不過白芯雅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到來。一直到她發現到學生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,她才發現白晨站在門口不知道多久了。

    白芯雅立刻到門口來:“白晨。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,你上課吧,距離下課就幾分鐘了。”

    白芯雅看了看時間,的確距離下課的時間不遠了:“也沒剩幾分鐘了,就把這時間給你吧,我正好偷懶去。”

    白晨也不推辭。進入教室中,班上的學生立刻就嘈雜起來。

    “老師,我們聽說如意老師受傷了,是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她現在在哪家醫院?我們去看她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都消停一下。”白晨打住了學生七嘴八舌的詢問:“如意老師的確是受傷了,不過目前傷勢已經得到控制了。行兇者也已經受到制裁,不過短期內是無法回到課堂上了,當然了,學校肯定會另行安排老師的,在學習教學方面你們不用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師,我們不擔心這些。”

    “關于她現在的情況,因為她的傷勢有些復雜,需要轉院到光明醫院。”

    “老師,您也不能治好如意老師嗎?”

    白晨苦笑:“我也不是萬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不是不能去看她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那就每天給她祈禱,祝愿她早日康復,最好是給她在香案上掛上照片,然后天天給她上香。”

    “白晨,你又在給學生胡說八道了。”門口并未離去的白芯雅忍不住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師,我可是真給你上香咯。”李妍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如意老師的事就是這樣,現在說另外一件事,我最近又接了個差事,反正這事不小,誰對打架有興趣的?”

    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沒有答話的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吧……誰愿意代表國家,去國際賽場上揍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師,您的意思是,拳擊或者是柔道之類的比賽嗎?我們沒學過這些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這些,是自由搏擊,不過和打架沒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老師,有獎金不?”

    “有,幾百萬美元的獎金。”

    蠻子立刻就站起來:“老師,我參加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被這幾百萬美金給弄的暈頭轉向了,白晨卻不反對:“我要三個人,誰還要來?”

    “老師,我可以嗎?”王小龍站了起來,不過他卻不是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坐下,再給我重新來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帶點自信?蠻子剛才怎么說話的?要不要蠻子教你一下?”

    蠻子咧嘴一笑:“胖子,是男人就大聲說出來。”

    王小龍真的照做,坐下后重新起立,大聲叫道:“老師,我參加!!”

    “好,兩個了,還有誰?”

    “老師,我也想參加,要女的不?”李妍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行,沒有性別要求,男女都可以,而且你是班長,既然想要參加,我是絕對支持,你們三個,今晚和陳蓮娜一起回家,到我家吃完飯。”(未完待續請搜索www.onofrs.tw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