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912528/

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釋武石?
    當白晨再次睜開眼睛的一瞬,奎琳娜突然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,下意識的向后縮了縮。

    白晨看著雙掌中間的極地冰心,這是凝結了他所有武道的釋武石,不過又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這其中還被白晨改造過,并且附著了白晨在一氣歸元巔峰的時候,所有的力量,這已經不只是一塊釋武石,而是一件神器。

    此刻的白晨雖然已經將功力完全散盡,氣海完全的枯竭。

    可是在丹田處,卻有一點火光,那火光越來越盛,越來越亮,最終,奇經八脈周天百穴都在這火光中被點燃。

    能人所不能!白晨做到了,突破一氣歸元,晉升乾坤小圓滿!

    終于踏出了武道巔峰的一步,雖然還未真正的觸及大道,卻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步。

    散功!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勇氣。

    也不是所有人都必須經歷這一步,可是對于任何人來說,散功都是噩夢。

    白晨突破了最后的枷鎖,成功的融合乾坤武道,同時還凝聚出釋武石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誰都能夠凝聚出釋武石的,只有對武道研究至深至透的鑄武師,才可能凝結成功的。

    而這也算是白晨匯報米歇爾和洛琳兒的心意,白晨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雖然還未徹地釘脫離凡胎,可是卻是真正的邁出了極致武道的路途。

    這顆釋武石對他來說,沒太大的意義,白晨手掌輕輕一送。釋武石已經落到了奎琳娜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拿著它。回去向米歇爾和洛琳兒復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個……”奎琳娜愕然看著白晨。臉上寫滿了不解。

    她帶來了那么多的材料,然后這小子就讓自己帶著一塊極地冰心回去?

    這不是開玩笑嗎?

    而且在她看來,這小子可是什么都沒做過。

    當然了,至少她是不明白,剛才那些舉動,有什么實際上的意義。

    她更無法理解,如今手上的這顆已經不完全是極地冰心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說,這個神器名叫‘無盡神兵’。只有她們姐妹齊心協力,才能夠使用,至于威力……只要這個無盡神兵在手,就算是神,也讓他有來無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可是,也不需要懷疑。”

    奎琳娜心中早已罵娘了,這小子簡直是貪得無厭,厚顏無恥。

    就這么兩下,就說神器已經好了,就拿著一塊極地冰心當神器?

    甚至就連外形都沒有改變。他居然好意思說,這塊原始的材料就是神器。

    真當自己是傻子嗎?

    白晨并不理會傻眼了的奎琳娜。已經從她的面前離開。

    突然,白晨又停下了腳步:“對了……你想不想知道,為什么你和蒂姆會是父女?”

    奎琳娜一愣,不解的看著白晨。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說了你也不明白。”白晨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,怎么知道我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就直說,至于明白與否,就看你的悟性了。”白晨頓了頓,又道:“你是青鸞犯命,而蒂姆則屬于貪狼犯兇,一生孤苦,但凡親屬都難逃厄運。”

    白晨說完,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奎琳娜。

    奎琳娜的臉上露出不解,白晨說的這些,她別說理解了,聽都沒聽說過。

    什么青鸞犯命,什么又是貪狼犯兇?

    “你知道星相學么?”

    “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奎琳娜點點頭,不過她所了解的星相學,似乎與白晨說的這些完全不著邊際。

    星相學都是一些預言師,這些神秘的預言師能夠通過星辰,看到未來的某些東西。

    卻從未聽說過,能夠看出兩個人是不是父女關系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我說的這些當作星相學。”白晨微笑的說道:“所謂的貪狼犯兇,屬于一種兇險的命相,若是命格硬的人,那么必是大兇大惡,殺人放火,親人反目,眾叛親離,若是命格弱的人,則是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,注定孤苦,蒂姆就是命格弱的人,而其必有血親要么被他親手殺死,要么就是受他所累,受盡磨難。”

    奎琳娜依然不解的看著白晨,顯然,要她理解這些東西,實在是太過困難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說的這些什么命相、命格都是對的,可是又怎么說明我是他的女兒?”

    “貪狼犯兇,青鸞犯命都是百萬中無一的人,可是兩者的命格卻是相輔相成,相生相滅,是永遠都逃不離的一對,不是情人就是親人要么就是仇人,你覺得你會是蒂姆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你說的這些,我聽都沒聽說過。”奎琳娜不能理解,自然而然的就把白晨的這番話當作胡言亂語。

    白晨笑著搖了搖頭,沒再解釋什么,與奎琳娜說這些,無異于對牛彈琴。

    奎琳娜雖然不信,可是又忍不住追問道:“那你為什么不怕?”

    “貪狼犯兇,那也要兇的過我的命格才行啊。”白晨淡然說道:“反而是你,相見不能相認,倒不如不見……人這一輩子可以失去很多的東西,可是有些東西,卻很難再找回來,珍惜吧,不要等到再次失去了,才知道后悔。”

    奎琳娜聽到白晨的話,不禁陷入沉思,等她回過神的時候,白晨已經消失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奎琳娜看著手中的極地冰心,不禁犯愁起來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真的要拿著這塊極地冰心回去見米歇爾和洛琳兒,然后說這就是神器?

    阿芙蕾等人,一直都在林子外面,剛才的天空出現的異象,顯然是白晨引起的。可是白晨說過。沒他的命令。不許任何人進入。

    就算是蒂姆也不敢進入其中,可是又想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,所以全都守在林子外面。

    阿芙蕾等人看到白晨出來,立刻迎上前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出來了。”阿芙蕾剛剛接近白晨,突然停下了腳步,驚疑不定的看著白晨,臉上露出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她的鼻子特別的敏銳。她能夠通過氣味來分辨一個人,而白晨的氣味她當然非常的清楚。

    白晨的氣味是沒錯,可是氣息卻完全不同,這種感覺,讓她對白晨有一種判若兩人的感覺,熟悉之中透著幾分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的是主人?”阿芙蕾驚疑的看著白晨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不解的看著阿芙蕾,怎么回事?

    阿芙蕾怎么突然冒出這么不著邊際的話?

    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“是主人……”阿芙蕾立刻確認了白晨的身份,因為只有白晨會對他們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您……您的氣息怎么變了?”

    “恭喜少爺,又大進一步。”穆納同樣是驚疑的看著白晨,眼中充滿了震驚與喜悅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之中。也只有穆納,面前能夠看出一點端疑。

    他修的是劍道。白晨修的是武道,雖然道不同,不過殊途同歸,可以相互印證。

    穆納看白晨憑的不是氣息,而是氣質,此刻的白晨儼然飄然脫塵的氣質,讓他明白,眼前的孩童,必定是在自己的武道上又有進境。

    而且不是一小步,而是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主人的實力又強大了?”阿芙蕾、沙歌和墨菲托又驚又喜,他們自從死心塌地的跟隨白晨后,又得了白晨諸多的好處,自然是希望白晨越發的強大,可以讓他們得到更多的庇護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現在有多厲害?”裂蹄從未見過白晨出手。

    不過不論是穆納、凱恩,又或者是后來來的阿芙蕾、沙歌、墨菲托和暗月,都對白晨充滿了敬畏,并且時不時的在言語上表露出白晨的強大,所以裂蹄大致上知道,自己的主人應該是這世上少數幾個最強者……之一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對白晨的實力,還沒有一個概念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自己算是強了,穆納和凱恩也很強,阿芙蕾、沙歌、墨菲托還有暗月,也都很強,卻不知道比他們更強是什么程度的強大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。”白晨對裂蹄勾了勾指頭。

    裂蹄依言走到白晨的面前,白晨又道,背過身子蹲下來。

    裂蹄一如既往的聽話,白晨突然嘭的一掌,狠狠的拍在裂蹄的背后。

    裂蹄瞬間感覺,自己的渾身骨頭就像是要被拍碎了一樣。

    可是在眾人的眼中,裂蹄的身體居然在不斷的變大,變大!再變大……

    最后居然變成了一個十幾米的巨人,白晨驚訝的看著裂蹄,他沒想到,自己將真氣灌入裂蹄的體內,居然會讓裂蹄產生這樣的變化。

    裂蹄仰天咆哮一聲,一股聲浪瞬間向著四面八方爆發開,除了白晨之外,所有人都不誒裂蹄的這聲咆哮震開。

    蒂姆身上的魔法道具立刻自動護主,不然的話,估計就要被裂蹄這一吼震的七竅流血而亡了。

    阿芙蕾的臉上露出駭然之色,好可怕!

    此刻的裂蹄,隱隱有一種凌駕自己之上的可怕氣息。

    他那全身的肌肉都充盈著恐怖的爆發力,裂蹄吼了一聲后,頓時冷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回過頭看向白晨,愕然說道:“主……主人……你們怎么都變小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們變小了,是你變大了。”白晨微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……為什么我會變的這么大?”裂蹄驚愕的看著自己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熟悉體內的力量,如果在天黑之前,你不能熟悉這股力量,那么我就會收回來。”

    白晨又看向暗月,暗月的眼中同樣是充滿了羨慕與嫉妒。

    這傻大個居然獲得了白晨直接賜予的力量,他平日里除了干活多點,在山上山下跑動勤快點,好像也沒立什么功勞,憑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暗月,你也過來。”

    暗月一愣,可是很快就大喜過望,急急忙的跑到白晨的面前,單膝的跪在白晨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和穆納算是最早跟隨我的人,比蒂姆還早,蒂姆因為不適合擁有我的力量,所以我只給他防身的魔法道具,穆納有自己的路要走,也不適合,最近你幫我做了不少事,我自己也在忙,所以一直沒空管你,今日我有所收獲,自然不能再忽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小人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你不敢,不過不代表你就應該什么都得不到。”白晨輕柔的摁在暗月的背后,暗月可以清晰的感覺到,那股力量從白晨的手心中流入,然后慢慢的融入自己的身體,在自己的身體中慢慢的滋生,壯大。

    相對于白晨給予裂蹄的暴虐,暗月所得到的真氣,更加的平緩,更加的輕柔,同樣的更加凌厲。

    “我給裂蹄的是力量,我給你的則是魔力,你的魔力會不斷的增長,如果你能將我的那股力量完全吸納,你會獲得十四級的魔力,還有無限的魔力。”

    聽到白晨說的十四級的魔力,還有無限的魔力的時候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十四級!暗龍皇也就那個級別,而無限魔力,更是讓所有人都感到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可是卻沒有人會懷疑,就連先前最先得到白晨賞賜的阿芙蕾、沙歌和墨菲托,都充滿了嫉妒。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ps:我的作息越來越變態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