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769729/

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惡斗
    這些人雖然不喜外人,不過卻也不是什么蠻橫之輩,所以白晨與阿古祁蓮和他們相處,倒也相安無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龍昂大哥是河間府哪個高門之下?”

    “哦,也不是什么大門派,只是一般的門派,兩位可聽說過凌霄閣?”龍昂微笑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白晨與阿古齊蘭對視一眼,對方眼中俱都是茫然,顯然是未有聽聞。

    “凌霄閣?倒是我兄妹二人見聞淺薄,未曾耳聞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沒聽說過也是正常,本門本就不是什么名動天下的大門大派,若是兩位聽說過,那才是奇事。”

    龍昂倒也豁達,并未因此而感到不快:“其實此番來桂城,還是前些日子,我一同門來此地失蹤,師門聽說此地出現異象,便派我等師兄弟前來,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如今交通便捷,便是從河間府到此地,也不過三天的時間,實在方便至極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等過上一段時間,苗嶺也通了龍車,那就更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桂城屬于苗人的城池,不過以其規模來說,最多也只能算個大鎮。

    在苗疆中能夠算是城的,最多也就多明古城、南開城和東明城,當然了,如今還要加上一個星光城。

    在中原人的眼中,苗嶺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地方,只要聽到苗嶺,想到的不外乎密林、毒蟲、瘴氣或者是尸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苗人自己都是這樣認為的,對于不熟悉不認識的部族,他們也總是小心提防著。

    閑聊中,幾個苗人走了進來,這幾個苗人身材高大,皮膚黝黑,身上穿著苗人特有的服飾,只是,每一雙目光卻顯得陰毒,看向白晨等人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冷酷。

    “阿克拉族的。”阿古齊蘭小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白晨側頭看了眼阿古齊蘭,白晨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苗人氏族,不過看阿古齊蘭的臉色,似乎有什么特別之處。

    阿古齊蘭偷偷的指著其中為首的那個中年人,低聲道:“看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白晨看了過去,便看到那個中年人的手背上,密密麻麻的全是黑點。

    白晨有些看不懂,那黑點看起來就像是疹子一樣,只是顏色很黑,從面色來看,中年人也不像是得病了,看來這其中有什么門道。

    這群阿克拉族的苗人來到后,因為其臉色,所以龍昂等人也沒給他們好臉色,更沒去搭理他們。

    只是,為首的那中年人卻非常的不快,沖著火堆前的龍昂、白晨和阿古齊蘭道: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龍昂的脾氣雖說不錯,可是若是對方惡言相向,他也不是怕事之人,臉色頓時一沉:“閣下好生霸道,難道此處是你家不成?”

    “此乃我苗人之地,就連這廟也是我苗人圣王荒廢的祭殿,你們這群漢唐人,難道還想鳩占鵲巢不成?”這中年苗人顯得非常的傲慢,態度更是惡劣,語氣強詞奪理。

    雖說此地已經到了南疆苗嶺,雖說已經是苗人的地盤了,可是這無主之地,本就是先來為主,后來者為客,沒誰就是這里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荒廢的廟宇,憑什么便要讓予你等?”龍昂分毫不讓的哼道。

    “爾等鼠輩,來此窺覷圣王之墓,本就圖謀不軌,如今膽敢占我圣王廟宇,還對我苗人出言不遜,是不想活了吧?”

    中年苗人此言一出,身后隨行的同族,也是惡目怒視,身上殺氣騰騰。

    龍昂與其師兄弟同樣臉色忿忿不平,有人已經拔出劍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領教閣下高招了!”龍昂怒喝一聲,已經抽出劍鋒指向中年苗人,身后師兄弟也是刀劍執手,準備好了大戰一場。

    中年苗人看了眼破廟:“好……此處太小,有膽便隨我出去,你我好好打一場,若是你能有命活過三刻鐘,我便將此地讓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這便是江湖,一言不合便是刀劍相向,漢唐人如此,苗人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說到底拳頭才是硬道理,那中年苗人便直接與龍昂對上。

    “拿出兵器來吧,莫說我欺負你們苗人。”龍昂也很是高傲,劍指中年苗人。

    “對付你這種小輩,還需要用兵器?我這雙手足矣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中年苗人的那雙長著黑疹子的手,還是相當恐怖的。

    龍昂只覺得頭皮發麻,如若只是一般的苗人,拿著兵器對砍,他倒也不怕。

    怕就怕這種怪招頻出,神秘莫測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管是控尸還是控蟲,又或者是施毒,都是苗人最為顯著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便讓你看看我阿克拉族的手段!”中年苗人雙手向前一伸,手掌開始抖起來,緊接著眾人便看到,那對肉掌上黑疹子一顆顆的破碎,緊接著從中爬出一只只是螞蟻。

    “咦?”白晨驚奇的看著那中年苗人。

    “阿克拉族最擅長飼養食人蟻,而且他們喜歡將食人蟻的卵藏在手臂皮膚下,這種食人蟻真氣一經催動,這些食人蟻便會立刻催化。”阿古齊蘭與白晨站在廟宇門口,看著場中心的兩人。

    “這雙手上能藏多少蟲卵啊?”

    “沒有百萬也有五十萬。”阿古齊蘭道:“別看一雙手臂就那么點地方,其實每個阿克拉族基本上都把一個螞蟻窩的卵都藏到手臂中了,這些蟲卵本就細小,而且一經真氣催熟,個頭怕是有蠶豆大小,便是有十幾個人,也能咬的千瘡百孔。”

    果然,白晨放眼望去,便看到那中年苗人的雙手上,已經布滿了黑壓壓的食人蟻,這些食人蟻個頭比起普通的螞蟻,還要大上許多倍,同時因為數量太多,在手臂上爬動的時候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

    龍昂更是頭皮發麻,那中年苗人臉上陰色一閃而過:“給我去死!”右手朝著龍昂一揮,便是數以千計的黑蟻朝著龍昂落去。

    龍昂臉色大驚,這如雨點般落下的黑蟻,如果落在身上,下場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此刻又是夜里,如若不細看,根本就看不清楚黑蟻。

    當下,龍昂的劍鋒凌空揮出一道圈,便傳來沙沙的聲響,似乎有許多細小的物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高明。”白晨眼前一亮,原本還道這龍昂只是二流門派的弟子,如今看來自己卻是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就憑這招畫地為牢,便非尋常江湖人士能夠辦到的。

    龍昂這一招凌空畫圈,便是以劍氣為鋒,做了一面無形墻壁,便是有再多的黑蟻落來也難過這劍氣墻壁分毫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龍昂師兄高明!”龍昂身后傳來同門的喝彩聲。

    可是,龍昂還不及得意,便發現自己腳下周圍,不知道何時,已經圍攏過來數也數不清的黑蟻。

    其實中年苗人先前那招只是虛招,真正的殺招是這些悄無聲息靠近的黑蟻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苗人的控蟲術神秘莫測,詭譎難擋。

    龍昂臉色一變,身形猛然拔空而起,一招漂亮的一劍西來,凌空刺向中年苗人。

    只是,中年苗人也非善與之輩,雙手一揮,又是將手中食人蟻甩出。

    眼見這些黑蟻如星點射來,龍昂不敢硬拼,或許自己這一劍可以刺中中年苗人卻非殺招,可是若是讓這黑蟻觸及身體,那自己這條命怕是就要交代了。

    龍昂連忙在空中強行下墜,以避開漫天的黑蟻。

    雖然險象環生,可是龍昂并非毫無招架之力,又是一招蕩劍,在地面一化再借力躲開。

    白晨都不禁要拍案叫好,這龍昂用的這幾招劍招,都是普通至極的劍招,卻又恰到好處,沒有驚艷之處,偏偏又能被他用出花樣。

    如果龍昂不是劍道天才的話,那么就是他故意藏拙,用普通的劍招遮掩自己的真實實力。

    雙方都已經算是不弱的一流高手了,你來我往幾十個回合,誰也沒能奈何的了誰。

    看起來中年苗人略占上風,逼得龍昂每每都是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可是龍昂險中求穩,雖然守多攻少,卻也沒有太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“漂亮,真是漂亮,真沒想到這窮鄉僻壤,居然能遇到高手對決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又是兩個身影從黑暗中走來,白晨放眼望去,卻是一男一女,男的俊逸非凡,一襲白衣,雙手負背漫步而來,女的則為侍女,懷中抱著那男子的劍跟隨其后,很多劍客都喜歡以女子陰氣養劍。

    看來這俊逸公子也是如此,并且是其中高明之士,因為那女子不僅漂亮,而且身上的純陰之氣溫良,乃是上佳的陰女,并且本身還是處子之身,更顯彌足珍貴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都警惕的看著這一男一女,可是那俊逸公子卻是一副坦然灑脫,對于眾人的警視視而不見,反而的身后那美麗侍女一副驕傲自得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閣下何人,我勸你還是不要淌這趟渾水的好,免得惹禍上身。”中年苗人陰著顏色哼道。

    那侍女臉色一寒,可是那俊逸公子卻是一副淡然表情,微笑道:“諸位不用在意在下,你們繼續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晨哥哥,你可識得此人來歷?”

    阿古齊蘭顯然是問錯人了,白晨苦笑道:“就我這點見識,整個江湖能認出十個人都算是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只是想找一處落腳點,想必諸位不介意在下在此地借宿一宿吧?”r1152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