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566996/

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最危險與最安全的地方
    這是白星第一次看到白晨如此的凝重表情,很顯然,這次不是白晨為了騙她而找的借口,是真的將要有事情要發生。

    白晨整天都在房間里,沒有踏出房門一步,白星則略有擔憂。

    畢竟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可是任她想破腦袋也想不出,白晨口中的那人是什么來頭。

    而白晨整天都沒有動靜,就像是毫不在意一樣,反而更讓白星覺得,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    “石頭,天黑動手嗎?”

    白晨點了點頭,白星又問道:“那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在我的身邊,我一個人未必對付的過來。”

    白晨知道如果自己讓白星安分一點,她一定會更加鬧騰,所以只能拿好話哄著白星。

    在聽到白晨需要自己的時候,白星突然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滿足感。

    天色漸漸黯淡下來,隨著夜幕的降臨。

    白晨便像是換了個人一樣,白星覺得白晨的身上,突然多一種氣息,深邃、隱晦,讓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叩叩——

    突然,客房傳來兩聲敲門聲,白晨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白星應聲道。

    “兩位客官,是小的。”門外小廝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在白晨點頭示意后,白星打開客房的門。

    “小的是來問問您二位,可要點吃喝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如果需要的話,我們會自己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“這少爺您就不知道了,這幾日滄州城日落后就開始宵禁,您若是此時走到街頭上。就算沒被抓起來,也找不到店家,更買不到吃喝。”

    “滄州城什么時候施行戒嚴了?以往只有過了子時,還有店家在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如今的滄州,可不再是當初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都城。

    如今的滄州城可是馳名在外。特別是滄州城的青樓,更是艷名遠播。

    如果滄州城施行戒嚴,那么滄州城的稅收起碼要少一半。

    “還不就是前兩日的事情,京城里傳來的圣旨,滄州城城守,左中仁將軍因為與江湖中人交往甚密。如今已經被罷免,新任城守據說是京城里的少壯派,對于軍政非常嚴苛,說什么夜市頻繁容易滋生事端,所以嚴令宵禁,夜晚出來走動的。都將以賊人扣押,若是查明良人者,也要先關上三日再說。”

    突然,客棧外傳來一陣整齊的步伐聲,白晨走到窗前看下去。

    發現客棧為居然圍著一隊官兵,從這些官兵的服飾來看,應該都是城守軍。

    只是這些城守軍。卻不是白晨所熟悉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原先左中仁所掌控的那三千人馬,多數都是老兵老將,如果當初不是白晨的原因,那些老兵早就卸甲歸田。

    這時候掌柜的從客棧內匆匆忙的走出來,看著眼前帶頭的將軍便跪下去:“大人,冤枉啊,小人是個本分人,沒有絲毫違法亂紀的事情……還請大人明鑒……”

    這個掌柜的倒是秉逞了女人的習慣,又哭又跪,大喊著冤枉。

    那將軍也被掌柜鬧的不勝其煩。皺眉揮揮手:“好了好了,少說廢話,本將軍不是來找麻煩的,是來抓賊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小本經營。從來不敢容留賊人……”掌柜的抹去眼淚,露出精明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是賊是寇,你一雙狗眼看的出來?”那將軍冷哼一聲,揮揮手:“進去,只要年過四旬的,不論男女,全給我抓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啊,小的這家客棧客人不少,這年過四旬的沒有五十也有三十,您看小老兒我便……”

    誰知道那將軍迎面便是一巴掌煽在那掌柜的臉上:“那就連你一塊抓回去!”

    “糟了,掌柜的要身陷囫圇。”店小二大驚,連忙沖出門要去幫忙。

    “怪事了,這將軍是不是閑的沒事做,要抓年過四旬的人?”

    白晨搖了搖頭:“不是要抓四十歲的人,是抓看起來像是四十歲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要抓的人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?”

    白晨略微遲疑的點點頭:“恐怕是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客房的房門被踹開了,幾個官兵沖進來。

    不過在看到屋內的白晨、白星后,也沒個講理的,轉頭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間沒有,下一間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時,在一陣哭鬧喊冤中,幾十個中年男女被羈押出來。

    那將軍在那幾十個中年男女的面前走過去,目光如炬,一個個的審視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也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石頭,他既然認得要抓的人的容貌,為何要抓這么多無關的人,而且還不論男女,難道他還分不出男女嗎?”

    “他可能見過那人,可是又不算親近熟悉,那人估摸著會一點易容術,所以他必須一個個的檢查過去。”

    這些官兵抓的不只有中年人,甚至連老叟都不放過。

    相比起那些中年人,對待這些老人,那個將軍更加謹慎。

    “這個也是你的客人?”將軍指著眼前一個穿著破爛的老頭,回頭看向掌柜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這家客棧入住的非富即貴,一個穿著破爛的老頭,確實是非常的突兀。

    “大人,這是后院劈柴的伙夫,你看那幾個……都是已經在店里干了幾十個年頭了。”

    將軍瞇起眼睛,看著這幾個老頭,思索片刻,居然伸手去拽那幾個老頭的胡子。

    直拽的那幾個老頭喊痛求饒不止,將軍這才停下手。

    將軍這才松口:“這幾個也放了。”

    待到最后一個都審查完后,將軍失望的目光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沒有呢,老狐貍,到底藏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也已經被放了,不過他也是個精明人。湊上前去,討媚道:“這位將軍,不知道您要抓什么人,小的一定悉心配合您,不如給小的透個低。若是小的遇到了,一定第一時間向您通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介平頭百姓,參合什么,滾遠點!”

    將軍大手一揮:“走。”

    白星疑惑的看著白晨:“那個人是不是已經走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收到風聲,事先藏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沒藏起來,而是就藏在這些人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如果這個人就藏在人群里,那個將軍怎么會發現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那個人就藏在死角中。”

    “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說那人就在那個將軍看的到,卻想不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看的到,卻想不到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突然,白星看著下方嘴里念念叨叨的掌柜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可是白星立刻否定了這個猜測。剛才那個將軍,明顯是認得要抓捕的人。

    不可能說人就在眼皮底下,還沒認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你能易容,難道別人就不能易容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我是用千變散,可以改變身體的特征,一般的易容術,很容易露出蛛絲馬跡。更絕難瞞得過有心人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知道不論自己如何改變容貌,都很難瞞過別人的注意力,于是就改變別人的思維方式。”

    白晨笑著說道:“這老家伙便是以奸詐著稱,他知道正常人的思維,會將第一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排除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不是從遠方來的嗎,怎么會變成這里的掌柜?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他是這天下最具有影響力的人之一,比之五尊之流,更不可同日而語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到底是敵是友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會是敵人。”白晨堅決的說道:“這天下間,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。唯獨他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不直接去見他?”

    “我與他素未謀面,只不過是我爹與他相熟,我貿然出現在他的面前,你覺得他能相信我的身份嗎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走到桌前,提起筆在一張紙上寫了幾個字。

    “你寫的這些東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晚飯。”白晨呵呵的笑著。

    寫完后。白晨將紙張遞給白星:“去交給小二,讓他給我們準備伙食。”

    白星雖然莫名其妙,可是還是按照白晨的要求,把紙張送到了小二的手中。

    同樣的,小二接過紙張的時候,同樣是滿臉的錯愕:“你們晚上就吃這些個東西?”

    白星認真的點頭道: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“羅子,這客官要什么東西?客棧里沒有嗎?非得出外面買,現在滄州城人心惶惶,能不出門還是不要出門了。”掌柜的這時候走上前,想要阻止小二出門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這兩個客官也真是怪人。”小二把紙張遞給掌柜的說道:“這上面的童子雞,黃瓜魚倒是好辦,可是這些雜七雜八的藥材,我們客棧里也找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看著紙張上的字,以及里面的內容,臉色漸漸的變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人?”掌柜的看向正要上樓的白星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個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,忙你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就交給我了。”掌柜的將紙張收入懷中,這上面的字體,他隱隱有些熟悉,可是與他所認識的那個人,卻又不同。

    唯獨這上面的內容,卻讓他感到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掌柜來到白晨的房門前,左右思量著,是否要敲開房門。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