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443414/

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未來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卓清妍不解的看著白晨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已經學會摩訶文了。”白晨的笑容總能讓人感覺到打擊。

    巨大的打擊,學會摩訶文了……

    卓清妍顯然是無法接受這種事,語氣也顯得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,這才幾天的時間,你怎么可能學的會?”

    眾人也覺得不可能,別說幾天的時間,哪怕是幾年的時間,也不可能學的會。

    可是,白晨卻說幾天的時間,他就已經學會的摩訶文。

    “其實摩訶文并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么難……”

    已經走到涼亭外的李玉成等人,正好聽到了白晨這句話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用一種了然的笑容看著卓清妍,顯然,她還不習慣白晨的這種變態行徑。

    或許對于別人來說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在白晨看來,似乎不再是不可能,甚至是變成了非常簡單的事情。

    卓清妍的臉色瞬間變得非常慘淡,悲哀的看著白晨:“你是不是以前就會摩訶文?”

    “我都告訴你了,摩訶文并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難,過兩天我把訣竅交給你,以你的聰明才智,每天花半個時辰學習,不出半年便能學會。”

    卓清妍有些怒了,似乎是失去理智:“為什么你幾天就能學的會,我就要半年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白晨很不愿說這個話題,難道說卓清妍沒自己聰明?

    顯然不是,卓清妍的智商絕對是滅絕師太級別的。自己不過是小小的作弊了一把。

    高天等人已經無語了。他們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。

    如果被白晨問。他們會不會摩訶文,他們應該怎么回答?

    難道如實的回答,這么難的東西,他們怎么可能會?

    這種回答直接就讓他們的智商變成負數。

    “白晨,你師父先前說過閉生死關,什么是生死關?”

    “那老東西每年都要來那么幾次,他覺得這世上沒什么東西能殺死他,然后他就去一些正常人一去就必死無疑的地方修煉。比如我十歲那年,他就順著一個火山口的洞窟,找到了一個巖漿河,在里面洗澡洗了幾個月。”

    白晨漫不經心的說道,眾人卻是聽的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這到底要什么樣的修為,才能在巖漿河里泡澡,而且一次還泡幾個月。

    這恐怕已經不能算是人了吧?

    “你師父去的地方,都是這么危險的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啦,偶爾就是找一些兇獸獵殺,反正他也就這種惡趣味。還記得我出山之前的那一年,他在青樓找了個姑娘帶回來。然后讓我叫她師娘,他說這是他紅塵的孽障,必須帶回來渡化了,這好像也被他當作生死關吧。”

    眾人已經聽的無語了,白晨說的這是絕世高人嗎?

    聽著怎么這么像是一個為老不尊的老無賴,只是這種話卻沒有人敢說出來。

    對于在場的每個人來說,這種至尊是絕對不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可一世的鬼王,也不敢胡亂點評。

    畢竟在那個人面前,他也只是個毛頭小子。

    至于修為,那更是毫無可比性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老夫還有些許事情急著去辦,他日若是有空,不妨來我北邙山一敘,在下也是略通丹道,可是卻始終不得要領,希望白公子不吝賜教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白晨現在是打定主意,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無量山。

    至少在自己的武功有所進境之前,他是絕對不會再出去闖禍的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前幾日沐清風回門中說,你交代他尋幾樣東西,救治我那徒兒,正巧我唐門之中有余存貨,所以老夫想請你與老夫一同去唐門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輩,我這才剛回無量山,你這么做不適合吧?”白晨一想起沐婉兒,便是一陣頭痛。

    不管她吧又不合適,畢竟她是為了自己才落的今天這番田地的。

    可是白晨實在是不想再與沐婉兒有什么瓜葛,畢竟誰都不會想著,身邊跟著一個只要出軌就殺自己的女人存在,更何況這個女人還不是自己老婆。

    當然了,白晨與沐婉兒的關系,更像是朋友,開的起玩笑,耍的了心機,偶爾嘴上能占點便宜,不管打的過打不過,也都能讓沐婉兒當出氣筒。

    雖然白晨覺得,沐婉兒現在這狀態挺好的,反正又死不了人,大不了自己給她開兩副藥,讓她長命百歲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事只能想不能說,免得背上忘恩負義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不如唐掌門在我無量山小歇幾日,待到我山上的事務處理完成后,再前往唐門如何?”

    唐玄天想了想,如今可不是他施強的時候,要去要留的主動權,還是在白晨的手中,也就欣然點頭,不就是幾日么,自己等得起。

    另一邊的戰斗已經差不多結束了,幾個門派的弟子正在輕掃戰場。

    對于眾人來說,用少量的傷亡,換取白晨的一個承諾,是非常合算的買賣。

    而且這場戰斗,傷亡的人數,遠遠低于他們的預估。

    丐幫總人數三萬人,傷亡一百二十三人,龍虎門總人數一千三百人,傷亡四十三個。

    萬花谷總人數五千三百人,傷亡六十三個,七秀三百人,無傷亡,黃金門八百人,一人傷亡。

    各門各派的傷亡比例不同,主要還是因為派來的人實力參差不齊。

    七秀和黃金門雖然人數少,可是質量最高,丐幫的人員質量最低。

    首先是山頂被清理干凈,這些事大部分都是由丐幫弟子來完成。

    顯然,他們對于這種毀尸滅跡的事情。最是拿手。

    堆砌成山的尸體被他們焚燒。不過他們細致的分清楚了敵友的尸體。

    同門或者是戰友的尸體。被他們單獨的放在一起,然后就地掩埋。

    白晨為這些人立了一個碑,整理戰場一直忙到傍晚時分。

    大致上清理干凈,這場匪劫不論是對白晨,還是對周邊,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

    周邊幾個城鎮全都被肆虐之后,幾乎沒什么人生還。

    而這幾個城鎮,也都是無量山的影響范圍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。以后白晨再想招收弟子,就必須去更遠的地方。

    甚至是其他門派的影響地去招納弟子,這中間會產生多少矛盾,多少摩擦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幾個門派陸陸續續離開,白晨單獨留下了龍行。

    顯然,白晨這么做的舉動是有意的拉攏龍虎門,讓龍行覺得,白晨對待他比對待其他門派的更加熱親,更加親近。

    “龍掌門,不知道青州城有多少工匠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大概有幾千人吧。白公子想要哪方面的工匠?”龍行心算一番后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各方面的都需要,如今我無量山百廢待興。各方面都需要重建,最好能召集更多的工匠,錢財方面不是問……”

    “誒……此話休得再提,無量山與龍虎門本就是兄弟之盟,談錢太傷感情了,何況當初龍虎門可在丹藥上,賺了不少錢,此事便交給龍虎門來辦,青州城的工匠若是不夠,便去其他城找來便是了,只要有活干,有錢賺,就不怕沒工匠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勞龍掌門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也沒與龍行多客套,幾十萬銀子的事情,如今還真算不上事情。

    李玉成站山頂上左右眺望,說了一句:“白晨,你這無量山真不是一般的矮小,沒有珈藍山的穿云入頂,沒有西域天山的白雪皚皚,沒有東岳的嶙崎險峻,更沒有昆侖仙山的飄渺脫塵,你這無量山也就借著你的名頭,響亮了起來,如若你要重建無量宗,此山絕非良選。”

    白晨瞥了眼李玉成:“你信不信,我能讓無量山成為天下人全都向往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些向往的人,多半都是沖著你的名頭來的,即便再響亮又有何用,整個門派的光芒,都聚集在你一個人身上,這樣的門派,是不會有未來的。”

    李玉成說的這些都很有道理,許多門派都屬于一代鼎盛一代敗。

    門派里出了個杰出的人物,然后便鼎盛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那杰出人物西去之后,整個門派便轟然倒塌,淪為三四流的門派。

    這樣的例子有太多太多了,像那些頂天門派,哪個不是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下來,每一代都有不止一個杰出的人物出現,頂起偌大的門派,流傳長遠。

    哪怕這個人物再杰出,用一代的時間,積累出十代的財富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后人無能,這些財富也只能成為他們的催命符。

    “其實治理一個門派,和治理一個國家沒什么區別,說是難,其實也簡單。”

    白晨瞥了眼李玉成:“你不要只看到無量山的劣勢,你也要看到無量山的優勢,比如說你說的那些名山大岳都太高了,有幾個人能登頂成功?無量山就不一樣了,只要一個身體健康的人,小跑上山,還有喘息的力氣,所以只要足夠的吸引眼球,便可以讓無量山成為人人向往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吸引眼球?如何吸引?”

    “這太簡單了,我能想到一千種吸引天下人眼球的辦法,你要清楚一個事情,你手上有一百兩銀子,也不如一百個人手中,每個人有一兩銀子有價值,這就是商業的流動,小到門派,大到國家,都是同樣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玉成瞥了眼白晨:“你是在教我治國嗎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要讓你管理整個無量宗,算是你的考驗,你算是我的弟子,不過也算是無量宗中興一代,你自覺的才學蓋世,老想著自己若是做了皇帝,能比你老子做的更好,可是你覺得文采能治國平天下嗎?你懂得權謀,可是你明白如何安撫朝政嗎?你懂得坐享天下,你就要知道守成的皇帝是最難做的,因為前人的事例在前,又要給子孫做榜樣,你老子把天下弄的一團糟,他還想著當千古一帝,這就是決心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咱們就來討論討論,無量宗的第一步發展,規劃!”(未完待續……)

    ps:這是補昨晚的一章,下午繼續駕校的干活,周末還要去駕校……累啊。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