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443293/

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劍定勝敗(求月票)
    PS:不知道玫瑰小朋友考試考的乍樣了。

    柳生此刻很憤怒,不過并未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白晨的話讓他不得不重新思考,如果自己一劍不能殺了他呢?

    那么自己就將從劊子手變成待宰羔羊,這也是自己所修煉的劍道所注定的結果。

    柳生所修煉的乃是東瀛島國的一本流劍道,這種劍道的威力固然強大,可是因為特殊的戰斗方式而沒落。

    因為一本流講究的便是將所有的劍氣與劍意,完全匯聚然后出招。

    這種出招方式也讓一本流劍招的威力提升了數倍不止,完全可以殺死比自己強大許多的對手。

    當然了,如果完全沒有后路也是不可能的,畢竟不可能任何對手都需要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是收勁,依然有極大的限制,如果全力一擊的話,那么劍意將會發揮到最大威力,如果收一成力,則會受到這一成力量的反噬。

    同理,收兩成力則會受到兩成力量的反噬,所以一般的打斗,柳生都會盡可能的避免使用一本流的劍法。

    都是以普通的劍招御敵,一旦一道稍微強一點的對手,則是直接使用最強的一本流劍道,直接秒殺對手。

    可是經由白晨那么一說,柳生的信心已經開始動搖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不斷的揣測著白晨的實力,他是故意激怒自己的!

    一定是這樣,他肯定是有辦法抵御自己的一本流劍道,只要擋住自己的一劍,到時候自己將毫無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想到這,柳生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過在使用幾成的力量上,柳生則是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總之是不能使用十成的力量,拼著反噬的后果,也要保留足夠的氣力做逃生的準備。

    思來想去,柳生決定保留三成的力量。這個數字可以說是最符合現況的。

    七成氣勁的攻擊,三成氣勁的反噬力還不足以讓自己傷筋動骨,同時還保留著足夠的戰斗力,或者說是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決定之后,柳生也暗自松了口氣,即便殺不了白晨,也不至于讓自己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當然了。他更相信自己的劍,哪怕是七成的劍氣,依然不是誰都可以擋得住。

    柳生的滾滾殺氣突然一凝,手中劍鋒寒光暴漲,一道白光呼嘯而出,破空朝著白晨射去。

    圍觀的人群。每個人都感覺到劍嘯的聲音震耳欲聾,那是一種尖銳且刺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擂臺也在這一瞬被劈成兩半,可怕的劍氣就像要撕碎一切。

    唐玄天的臉色微微變色:“好強!”

    這一劍的威力,雖然還沒到讓他高山仰止的地步,可是卻也超出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即便是三花聚頂的高手,面對這一劍也要變色。

    更何況擂臺上的白晨,一個先天初期的小子。

    這一劍強絕天下。柳生在出劍的瞬間,心口一痛,一口淤血差點沒噴出來,不過被他強忍著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一絲燥熱的氣息,從擂臺上蔓延開來,整個擂臺都像是沉淪在血色的火焰中一般,讓圍觀的人群看不清場內所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白晨的身上。更是如同惡鬼一般的烈焰焚身。

    那火焰燒灼后龜裂的皮膚,外人看來絕對是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可是不得不說,火烙鐵布衫所帶來的震撼。

    無匹劍氣斜斜的落在白晨的胸口,霎那間,火光沖天而起,同時激蕩起漫天火星。

    緊接著,原本赤紅如血的火焰。突然變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白晨就像是一尊魔炎中誕生的魔神,除了雙目射出的紅光,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的火焰籠罩。

    就連整個擂臺也被點燃,將白晨與柳生全都包圍在熊熊黑炎之中。

    白晨沒有退后一步。反而躍身而起,朝著柳生撲去。

    柳生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惶恐,顯然,白晨的變化,局勢的變化都超出他的預料之外。

    也超出了圍觀群眾的意料,此刻的白晨就像是不可一世的惡魔。

    柳生本能的舉劍迎擊白晨,白晨也在這時候揮出一拳。

    劍鋒與鐵拳激蕩在一起,人們預想中的斷拳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反而是柳生的佩劍在一聲激烈的碰撞聲中,化作無數的碎片。

    而那些碎片,立刻被黑色火焰所侵染。

    白晨終于露出笑容,不過在柳生看來,那絕對是惡魔的微笑。

    原本四散粉碎的金屬碎片,突然在空中有那么一瞬的凝固,緊接著突然反方向的倒射。

    柳生來不及躲避,或者說根本就無所避讓,碎片已經激射而來。

    過了小片刻,擂臺上的火焰漸漸熄滅,不過依舊青煙繚繞,讓人看的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白晨身上衣物已經被血染紅,胸口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。

    臉色更是蒼白至極,身體搖搖欲墜,目光又恢復了之前的那種平淡柔和。

    而白晨的面前,則是躺著一具完全辨認不出面目的尸體。

    擂臺上的簫肅與擂臺下的低議形成了鮮明的反差,毫無疑問,結果是白晨勝利了。

    可是,可是過程呢?

    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,看似漫長的過程,實則快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先前的柳生所揮出的一劍,威力無匹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認定,白晨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可是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白晨出人意料的贏了,柳生卻死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人看清了過程,當然了,也只是勉強看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具體的細節,卻沒有人說的清楚。

    烏奎眼中驚疑不定,他大致看清楚了過程。

    他對白晨的情報做過研究,而不像柳生那樣目空一切,對于白晨的情報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可是情報里,白晨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。

    哪怕柳生留了一手,并未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一切對他來說,并未有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烏奎抬起頭吭聲道:“白晨。接下來就是本座做你的對手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就地盤坐下來,調息紊亂的真氣,同時看向烏奎:“你們燎王府都這么不要臉么,就算你們要車輪戰,還不讓我中場休息么?”

    一句話直接把烏奎氣的不輕,烏奎黑著臉冷哼一聲:“好,便給你調息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獲得煞氣值:70

    天蠶九變晉升第三重。真氣翻倍。

    修為等級:先天中期。

    修煉內功心法:《懸壺濟世功》下乘一品,《天蠶九變》第三重,中乘九品。

    壽元:100/100

    內力:900萬/900萬。

    真氣:90萬/90萬。

    煞氣值:70/100

    龍魂:45

    龍力:130

    龍魄:100

    悟性:16+15+20

    外功法門:火烙鐵布衫圓滿,化龍訣第二重。

    天蠶九變第一次晉升的時候,白晨是被獅子頭的天罡烈火掌劈中,獲得20點煞氣值。

    第二次最多只要四十點煞氣值。可是柳生的一招就讓自己直接多了70點煞氣值。

    可見柳生那一劍的威力有多恐怖,如果不是自己先前耍的小心機,恐怕后果難測。

    白晨此刻也是暗自慶幸,雖然受傷更重了,不過至少沒有完全脫離計劃。

    天蠶九變成功晉升第三重,同時自身修為也提升到了先天中期。

    就連化龍訣,都連帶著進階到第二重。這是白晨想都沒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過了小半個時辰,白晨終于將體內煞氣化解,臉色不復之前的蒼白無色。

    白晨還順道吞了顆丹藥,看起來神清氣爽,完全不像受傷的模樣。

    烏奎很耐心的等待著,似乎完全不介意讓白晨徹底恢復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白晨重傷或者鼎盛,沒有任何區別。

    更何況他清楚的知道。柳生那一劍的威力如何,白晨要想在短時間內恢復,根本就是異想天開。

    別看白晨此刻紅光滿面,多半是靠著什么丹藥,強壓著傷勢罷了。

    所以烏奎毫無壓力,反而略微嫉妒的說了句:“小子,你身上倒是有不少好東西。若是能夠獻給本座,或許能夠僥幸保留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白晨拿著手中一顆丹藥,隨手拋給烏奎:“我即便給你,你敢吃么?”

    烏奎臉色變了變。原本他就沒指望白晨會給他丹藥。

    可是白晨居然真的給他了,這讓他多少有點下不了臺。

    雖然他是用毒高手,可以說天下間最頂尖的用毒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不敢隨意的服用敵人遞過來東西,這世上還是有太多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的,足以威脅到自己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更何況,眼前的這個小子,絕對不能以常理論處。

    不過烏奎也是思維敏捷,隨手捏碎手中丹藥:“你若是真有心,便拿高級丹藥送予本座,這種低階的丹藥,就別拿來丟人現眼了。”

    白晨不禁拍了拍手掌,為烏奎的敏銳反應喝彩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一教教主,連十階小還丹都看不上眼,在下對您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,又好似蒼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擂臺下傳來一陣哄笑,兩人明槍暗箭的戰斗已經開始。

    雖然還未正式交手,可是已經斗的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烏奎氣的吐血,他本來想著,白晨再怎么大方也不可能送自己高級丹藥,所以白晨丟過來的丹藥,連正眼看都沒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前我只知道你巧舌如簧,文采不俗,能夠逼死蘇鴻那個老雜毛,如今才知道論心機,你也不遑多讓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是對在下的稱贊吧,在下就欣然接受烏教主的贊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你的武功是不是也如你的口舌這般伶俐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白晨不無可惜的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烏奎疑惑的看著白晨。

    “可惜烏教主不是女的,不然的話您就有機會領教在下的另外一項絕技了。”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