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51821-13443176/

正文 第七十五章 斷腸草催命,朱砂淚催心
    對于方子妍的回答,白晨顯然沒做好心理準備,失聲驚呼起來。

    以他與方子妍接觸后的了解,方子妍絕對不是白晨這種無的放矢的人,特別還是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方子妍從見到趙默開始,便是暗送秋波,眉目傳情。

    可惜落花有意,流水無情,趙默對方子妍的熱情,卻顯得相當冷淡。

    即便是對唐鑒的態度,都比對方子妍更熱情。

    如果趙默不是性取向有問題的話,那么只能說他是有意識的排斥方子妍。

    同時白晨也是有些后悔,好奇心殺死貓,原以為不過是妾有意郎無情的橋段,結果生生的安插進來這么多恩怨情仇。

    方子妍淚灑滿襟,本是低聲輕泣,誰知道這淚水便是關不上的閘門,越哭越是難受。

    “有話好好說,別哭……別哭啊。”

    白晨只能努力安慰方子妍,輕輕拍著方子妍的背。

    “都說斷腸草催命,朱砂淚催心,這句話是一點不假,你要是真的這么難過,我的懷抱借給你,當然了,事后你別告訴我家蘭蘭,我也不告訴趙默。”方子妍差點被白晨逗笑。

    方子妍好不容易止住淚水,眼眶中依舊濕潤,聲音依然哽咽,不過死路還算清晰,緩緩的說起當年事。

    白晨總算弄明白了,原來是六年前,不過蔻豆年華的方子妍與家人途經鳳萊城,正值神策軍與天策軍大戰之時,結果不慎被兵敗的神策軍抓獲,并且以此來威脅追殺而來的趙老將軍。

    趙老將軍雖然最終救下方子妍,可是卻因保護還在蔻豆年華的方子妍,而被神策軍暗算,最終傷勢過重陣亡。

    當時已經成為副將的趙默,目睹這一切,雖然沒說什么,可是對于方子妍始終還是無法放下芥蒂,時至今日依然耿耿于懷。

    白晨聽個大概,總算放下心來,原來只是陳年舊事,連個仇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不過白晨還是對那位,能夠為了保護一個陌生女孩而甘愿獻身的老將軍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趙客縵胡纓,吳鉤霜雪明。

    銀鞍照白馬,颯沓如流星。

    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    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。

    白晨輕吟一段李白的《俠客行》,所謂的英雄,大概也不過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那些躲在暗處的天策兵,忍不住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士兵習慣了刀頭上舔血,對于詩詞歌賦一竅不通。

    可是李白的這篇《俠客行》,卻是高亢激蕩,個中情懷遠非常人能夠體會,反而是這些兵卒最具共鳴。

    遠處草叢中隱有風吹,顯然躲在暗處的,不只是那幾個小兵。

    “這首詩真是好詩,獻給趙老將軍當真再恰當不過。”

    方子妍雙眼微紅,泣聲已止,只是臉頰上依舊帶著幾道淚痕。

    “詩是好詩,可是卻不夠完整。”

    人造人粗啞的聲線在黑暗中響起,不遠處一對幽光閃爍,顯然這只夜貓子也沒閑著。

    “這可不是我作的詩,只是從我師父那聽來的。”

    閑過信陵飲,脫劍膝前橫。

    將炙啖朱亥,持觴勸侯嬴。

    三杯吐然諾,五岳倒為輕。

    眼花耳熱后,意氣素霓生。

    救趙揮金錘,邯鄲先震驚。

    千秋二壯士,烜赫大梁城。

    縱死俠骨香,不慚世上英。

    誰能書閣下,白首太玄經。

    李白的這首《俠客行》,前面幾句高亢激昂,也是傳唱度最廣,后半段漸入低谷,可是卻是精華所在。

    詩中殺氣漸去,但是豪情不減,特別是最后四句,更是完美的詮釋俠骨不滅,浩氣長存,將整首詩推上了真正的**。

    “縱死俠骨香,不慚世上英。誰能書閣下,白首太玄經。”

   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,對于天策軍來說,他們感受到的是趙老將軍的英姿蓋世。

    可是對于江湖中人來說,卻是對于俠義之道的最好詮釋。

    “真想見見你師父,能夠譜寫出這等皓然長詩者,必然是一位俠骨溫良之人。”

    白晨心中苦笑,這首詩是另外一個世界,一千多年前的詩仙所著,和自己那位莫須有的師父有半毛錢關系。

    可是謊言已經撒下去了,就必須要用更多的謊言來彌補。

    “這混蛋,又在**小姑娘了。”秦可蘭自然不會缺席這種偷聽的盛宴,懷中還抱著已經醒來的淵河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也是這么被**的嗎?”淵河瞪著明眸大眼,一雙無邪雙目看著秦可蘭。

    “你這小混蛋,你們無量宗的都是混蛋。”秦可蘭恨恨的說道。

    秦可蘭可是討教過白晨的手段,結果就是身心完全淪陷,所以對于白晨的三板斧當真是深惡痛絕。

    “白晨,這里蚊子太多,我們去外面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額,好吧。”白晨看出方子妍似乎還有話要說,猶豫片刻便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雖然孤男寡女夜游林間,實在不那么像話,可是白晨心中卻是一片明朗,對于方子妍毫無半分逾越,方子妍心中也只有趙默一人,倒也不怕閑言閑語。

    “方姑娘,你是不是喜歡趙默?”白晨直截了當的問道,他可不喜歡拐彎抹角。

    其實不需要他問,方子妍的心意,恐怕就是路邊的瞎子也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白晨話音剛落,方子妍的臉頰便似熟透的柿子,滿面霞色都快滴出水。

    白晨倒是大方,男歡女愛的事情,雖然他說不上專家,可是電影電視小說看了無數遍,數來數去也不過是那些套路。

    “俗話說,男追女隔層山,女追男隔層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辦法?”方子妍話音剛落,突然想到自己失言,一時間羞得她幾乎無地自容,就差找個洞鉆進去。

    “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。愿君多采擷,此物最相思。男歡女愛本是人之長情,有什么好遮掩的,你看我與可蘭就是毫不介懷,難道你真要等到雙鬢如霜,才舍得訴出衷腸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想,可是趙大哥他根本不睬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子妍咬著下唇,她心中何嘗不著急,而白晨的話,卻是讓她心中萬分不甘。

    事實上,正是之前白晨的那句花有再開時,人無在少年,深深的觸動了她,這才促使她拋下顏面,找白晨深夜長談。

    當然,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白晨的能力,先前白晨與無謀子在大戰之前,依然還能談笑風生,而且每一句話,都能把無謀子氣得半死。

    而后與自己的師妹斗嘴,更是讓方子妍見識了白晨的特立獨行的想法。

    白晨獨到的見解,讓她不禁升起了找白晨幫忙的想法。

    白晨嘿嘿一笑,也算是明白方子妍的想法,白晨嘴角一勾,露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看方姑娘如此真誠,我倒是有些末微伎倆,倒是能助方姑娘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辦法?”方子妍又是驚喜,又是羞澀難當。

    不過此刻的方子妍,也顧不得矜持,正如白晨所說的,再矜持恐怕真要等到雙鬢如霜,那可就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朝陽徐圖升起,林間已經多了幾分暖意蕩然,遠處的營地也開始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白晨獨自回到山上,硝煙還未散去,不過阿呆的尸骨已經再難尋到。

    白晨只能在山頭上立了個衣冠冢,便返身下山去與大隊伍會和。

    白晨已經從趙默的口中得知,這次神策軍這次來此并非毫無目的,無謀子不過是先頭部隊,后面肯定還有更大動作。

    不只是神策軍,這次的事件不只是神策軍這么簡單,蜀地內的各方勢力、門派,恐怕都會來此。

    所以白晨與趙默帶領的天策軍,必須先一步趕到青州城,一方面是找到淵龍和阿嵐。

    同時趙默也要青州城守將,接管青州城的守備,以防不測。

    只是,對于到底是什么事,不論是趙默還是唐門眾人,都是三緘其口不愿多提。

    白晨突然想到,昨日臨行之前,龍行曾經說過,讓自己再去龍虎門一趟。

    只是白晨自己都沒想到,只是一夜的時間,發生了這么多事,如今又再次踏上青州城的路。

    不過,昨夜發生總總,逃不離有心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特別是白晨與人造人夜襲神策軍,無謀子授首之事,已經傳揚開。

    青州城以北三百里處白虎門的山門,白虎門的實力相當之強,比之青州城的龍虎門還要強上許多,掌門以及三個長老,俱都是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的白虎門,卻是一片涂炭,門人弟子尸橫遍野。

    山門之內,只有三個人站立其中,其中一人身材高大,上身穿著薄衫,青札肌肉暴露無遺,手持一把被鮮血染紅的斷鐵大刀,身上殺氣滾滾,一雙眼睛如野獸般兇狠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與大漢并肩而立,此人身材不算高大,手中扇著白扇,一副瀟灑公子裝扮,唇紅齒白眉清目秀,嘴角始終掛著一道笑容,身上裝束也是極其華貴,不染一塵。

    兩人對面的那人則是渾身是血,氣喘連連,眼中充滿絕望,艱難的對視著二人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白虎門掌門白耀,他的眼中充滿了不甘與絕望,張開嘴又是一口鮮血噴出:“為什么?為什么?我白虎門與你們神策軍井水不犯河水,你們為什么要將我滿門上下趕盡殺絕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大漢咧嘴笑起,一臉兇神惡煞模樣:“不為什么,手癢。”

    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白掌門既然不愿從隨大流,歸順我神策軍,那便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“天樞!搖光!你們神策軍不得好死!”白耀怒吼,拼著最后力氣朝著兩人撲殺而去。

    白耀修為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入先天境界,而半年之前機緣巧合下,突破先天中期,方圓百里之內無人能及,如今搏命一擊,身上更是再無半分束縛,十二成功力全力迸發,一招虎嘯山林更是盡顯神威,身后隱有白虎兇相顯露。

    搖光白扇輕煽,腳步微微一退,天樞眼中充滿興奮,巨大身軀上前兩步。

    白耀雙掌毫不猶豫的拍在天樞胸口,天樞腳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,嘴角溢出一道血絲,可是臉上笑意更容。

    “不錯,居然能傷及本尊!”天樞大手一抓,已經提著白耀天靈蓋:“可惜,你不知道本尊所修的不滅金身,遇強愈強,傷的越重別越能激發神功威力。”

    大手一緊,紅白四濺,白耀的身軀便如破布般被隨手甩開,搖光看向天樞的目光里,隱隱有些恐懼,手中白扇也不那么自然。  
【網站地圖】

最准确一尾中特平